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在最低工资风潮中要求明年上涨43%,劳动界难道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吗?

在最低工资风潮中要求明年上涨43%,劳动界难道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吗?

Posted July. 07, 2018 07:21   

Updated July. 07, 2018 07:21

한국어

在5日举行的最低工资委员会会议上,工人方面提出明年的最低工资为10790韩元,比今年上涨43.4%。这要高于去年之前连续3年提出的每小时1万韩元的起初建议方案。相反,资方提出了与今年相同的7530韩元,并主张予以冻结。劳资之间的起初金额差距为3260韩元,是历代最高水平。

劳动界以从明年起定期奖金和福利费列入最低工资计算范围为由,提高了起初建议额。劳动界主张,由于计算范围的调整,工资平均减少7.7%,因此最低工资讨论的基准点也要比目前最低工资高出7.7%,达到8110韩元。要想达到1万韩元的最低工资,就要比现在(7530韩元)上涨33%,如果以8110韩元为基准上涨33%,就是10790韩元。

虽然劳动界根据工资减少7.7%“自行推算”出的结果难以相信,但在决定明年最低工资的场合,对已经国会通过的计算范围扩大下绊子,也不是明智之举。最低工资计算范围的调整,是由亲劳动界的执政党主导的。如果按过去的标准,将定期奖金和福利费加在一起、年薪超过6000万韩元的劳动者也能享受上调最低工资的福利,这说明制度本身存在严重问题。还有人指出,上调最低工资的做法会增加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及小型企业劳动者的薪金差距。

就算今年最低工资仅仅比去年上涨16.4%,也已令韩国经济面临困境。5月份就业人数的增加率创下了8年零4个月以来的最低纪录,出现了最严重的“雇佣冲击”。受最低工资上调很大影响的临时工、临时短工比去年减少了2.2%和7.9%,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业从业人员也减少了1.7%。自现政府上台以来,关门的营业场所多过新张开业,对个体经营者也造成了直接打击。脆弱阶层的损失最大。尽管如此,劳动界再次主张大幅上调幅度,把雇佣冲击当作别人的事情。

此外,在调整最低工资上调速度的同时,还应考虑资方提出的不同行业实行不同等级的上调率。劳动界以“有违最低工资制度保护弱势群体劳动者、减少工作岗位差距的宗旨”为由,反对分等级上调工资。但是,根据行业和地区设立不同等级的最低工资,是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在实行的制度。行业和地区不同,生产效率和物价有所差异,因此工资出现等级也是理所当然的。最低工资委员会今后还将展开四次谈判,并在14日议决明年的最低工资。突然上调最低工资的副作用已经充分体现。尽管如此,劳动界似乎仍然生活在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