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提前上调基础养老金,“财政上瘾”连膨胀预算都无法承担

提前上调基础养老金,“财政上瘾”连膨胀预算都无法承担

Posted July. 10, 2018 08:08   

Updated July. 10, 2018 08:08

한국어

政府和执政党在正在推动一项上调养老金的方案,计划从今年9月起把65岁以上老年人中收入最低的七成人的每月20万韩元基础养老金上调到25万韩元,并从明年起上调到30万韩元。按照原定计划,提高基础养老金30万韩元的时间是2021年,现在要提前2年实行。为此,光追加财源就需要5万亿韩元左右。

上周,执政党和政府表示,明年将编制比今年增加10%以上的470万亿韩元预算。单凭提高基础年金的方针,就可以看出为什么要在明年制定“超级膨胀预算”。即使增加10%的预算案,也将是2009年(10.6%)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增幅。这超过了包括物价上涨在内的明年经常增长率4.8%(国会预算政策政策展望)的2倍以上。要想满足预算,要么增税,要么增加国家负债。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可以用国库充当引水来振兴经济。但问题在于,此次预算扩张接近先花钱看看的“财政上瘾”症状。

从提前上调基础养老金起就是如此。虽然有必要降低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主要成员国相比较高的老人贫困率,但在推进时要考虑国家财政情况。因此政府当初才会表示,从2021年起上调至30万韩元。但是5月底,文在寅总统表示“第一季度下游20%的家庭收入减少等收入分配恶化,是令我们非常痛心的地方”。之后不到两个月,就出台提前上调的方针。这是试图用预算修补因最低工资急剧上涨导致解雇人数增加、分配恶化的政策失败。

执政党和政府表示,明年将重点扩大就业岗位预算,这一点也令人担忧。文在寅政府觉得上届政府编制的179000亿韩元就业预算仍然不够用,去年7月编制了11万亿韩元的追加更正预算。今年4月也在192000亿韩元的正式预算基础上编制了39000亿韩元的追加预算。尽管如此,如果还遭遇被经济副总理认为是“令人震惊”的最糟的就业惨剧,那么就不是预算不够,而是政策方向的错误。一再制订与增加就业岗位背道而驰的政策,再用税收来弥补其副作用,这种恶性循环还要持续多久?国外爆发的世界贸易战争越是严酷,越应该守护稳健的材政这一最后的堡垒。现在,我们应该睁大眼睛,关注是不是在用预算填补政策失误,或者与把钱撒在与就业无关的慈善事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