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数据争议暴露出为何韩国不能进行规制改革

数据争议暴露出为何韩国不能进行规制改革

Posted September. 04, 2018 07:36   

Updated September. 04, 2018 07:36

한국어

果不其然。文在寅总统8月31日宣布的数据规制改革也遇到了难关。执政的共同民主党试图把各部门的规制权限移交给直属总统的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并将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扩大成为独立机关,全面管理个人信息。这是因为参与联盟等部分市民团体要求,通过加强、扩大和独立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的权限,来加强个人信息的保护。但是,随着广播通信委员会、行政安全部、金融委员会等个人信息主管部门反对,遭遇了阻碍。

从此次事态中一眼可以看出,究竟为什么我国不能实现规制革新。因为不管总统怎么说,被市民团体摆布的政治圈、把限制性规章制度当作铁饭碗的官僚们都一动不动。尽管赞成规制革新的大题目,但只要一进入讨论,政治圈和官僚们就会提出各种条件横加阻挠,把根深蒂固的弊病暴露无遗。

利用个人信息的大数据,虽然在金融、医疗、公共领域有无穷无尽的利用价值,但是保护也同样重要。因此,文在寅总统在公布规制革新方案的同时,也规定只能由拥有严格安保设施的国家指定专门机构来负责把个人信息生成为无法知道具体是谁的个人信息。但是,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2017年的调查中,韩国的大数据运用和分析水平在63个国家中仅排名第56位,是大数据的落后国家。为了利用被称为“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原油”的数据,韩国现在需要从技术上解除个人信息的限制。

尽管如此,执政党一开始就推进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这一规制负责机构的扩大,却是前后矛盾的。尽管执政党提出了平息市民团体抗议的说法,但最终难免被人看作,它不得不屈服于部分市民团体认为的数据规制革新方案“屈服于资本”的要求。

各阶层人士聚集的直属于总统的第四次产业革命委员会和国会第四次产业革命特别委员会通过讨论,就数据规制革新达成了一致。现在剩下的就是执政党负责任地去说服表示反对的政治支持势力。青瓦台应该发挥强大的领导力,让官僚不再把规制紧抓不放。继未能通过8月国会的银产分离和无限制区法案之后,如果连数据规制革新也持续不温不火的争论和攻防战,这个国家就无法找到规制改革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