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推进司法滥用特别法庭,把违宪可能性降至最低

推进司法滥用特别法庭,把违宪可能性降至最低

Posted October. 26, 2018 07:18   

Updated October. 26, 2018 07:18

한국어

昨天,共同民主党、正确未来党、民主和平党、正义党表示,为了设立专门负责滥用司法行政权疑惑事件的特别法庭,将推进制定特别法。民主党议员所提议法案的主要内容是,在由大韩律师协会、法官代表会议、专家各3人组成的候选人推荐委员会上,如果将法官推荐人数增加一倍,就由大法院院长任命,负责令状审查和一审二审。朝野四党将以该法案为基础,讨论组成特别法庭的方案。

与疑惑事件相关的扣押搜查令的驳回率高达90%,司法部“照顾自己人”的行为为推进特别法庭提供了借口。更何况,负责审判的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的7个刑事合议部中的5个主审法官是调查对象或受害者,因此很难进行公正的案件分配。如果检方起诉后进行的审判的公正性得不到信任,那么将无法解决“不信任司法”事态,因此特别法庭的引进主张具有了说服力。

但问题是违宪争议。过去反民族行为特别调查委员会或5·16军事政变后设立的革命法庭是作为特别法院的性质设立和运营的机构。与此相反,朝野四党计划朝着由大法院院长掌握法官的任命权、法庭也设在法院内部的方向推进立法,以消除违宪的可能性。但是宪法规定,“司法权属于法官构成的法院”,国会制定特别法参与法庭的构成本身,就有侵害司法权、损害三权分立的可能。因此,在发达国家很难找到设立特别法庭的例子。

首先,把特定案件交给特定法庭本身就有可能侵害审判的公正性。法院的原则是,为进行公正的审判,随意分配法庭。现行制度规定,如果法官与特定案件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或者与被告人存在亲、姻等特殊关系,就要予以排除,从法院内部剔除。有人批评说,考虑到违宪争议,把终审的大法院除外,特别法庭只进行一审二审,就没有实效。但即便如此,我们仍有必要倾听为何没有必要执意引进特别法庭的批评。

自由韩国党强烈反对,朝野四党对法庭的构成方式也有很大的不同意见,因此能否真的立法还有待观察。如果经过阵痛,以某种方式设立特别法庭,将成为司法史上的首例。一旦出现先例,就会频繁发生要求设立特别法庭的事情,令人担心会像特别检察官一样在政治上被滥用。国会有必要周密分析对司法部独立产生的负面影响,推动引进特别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