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因紧抓规制的部门反对而不能放松,还谈什么放松规制?

因紧抓规制的部门反对而不能放松,还谈什么放松规制?

Posted February. 09, 2019 08:43   

Updated February. 09, 2019 08:43

한국어

对于专利等垄断性技术,由于存在企业秘密等不可避免的方面,因此甚至进行了从内部交易限制中删除的立法预告,这一议案却因政府部门之间出现分歧而流产。在7日召开的国务会议上,企划财政部提议的“拥有专利的企业与技术性前后方相关联的特殊法人进行不可避免的交易的零部件和材料,其销售将被排除在集中供活的征税对象之外”的放宽限制案,最后成了一张白纸。这是企划财政部根据财界的要求而制定的内容,但被公正交易委员会踩下了刹车。其理由是,如果把供活排除在外,就会出现变通现象,只会让大股东获益。

看到政府内经济团队负责人洪楠基副总理在大框架下推进的事宜,被公正交易委员长金尚祚以“担心变通”为由予以取消,企业们会怀疑在现政府中究竟能有多少规定可以打破。把工作集中在子公司,使集团内部的企业从中获利,并向总裁一家提供利益或用于继承工作的不正当内部交易,确实应该严格管制。公正交易委员会是管制不正当内部交易的主管部门,提出问题是可以的。但是企划财政部推进该施行令的修改案,也同样事出有因。现行《公平交易法》中也有“技术特性上与子公司有关联的交易不属于内部交易”的条款。这是承认,在一定时期内要防止营业秘密向外泄露的理由等。

目前正在实施的规制中,安全、环境、中小企业保护等任何理由,没有一个是没有名分的规制。另外,以这种限制规定为基础行使权力的公务员,肯定会提出副作用、对废除限制规定表示为难。但是如果因为一线部门、个别公务员反对而不能解除限制,那么可以说大韩民国没有不能解除的限制。问题在于,该规定是否符合时代变化,以及衡量解除限制和解除限制效果的大框架视角和突破反对的推进力。

最近,总统和长官突然开始关注经济,企业对政策转换抱有一丝期待,看到公平交易委员会的强辩和无法说服的企财部的软弱无力,会感到不少失望。无论是寻找经济活力,还是放宽限制,相比一百次说话,表现出一次实践来得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