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韩美同盟应有不随政权更迭而动摇的相互信任

韩美同盟应有不随政权更迭而动摇的相互信任

Posted April. 18, 2017 07:14,   

Updated April. 18, 2017 07:21

한국어

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17日与韩国代行总统职权的国务总理黄教安举行会谈,警告北韩“最好不要考验特朗普总统的决心。战略忍耐已经结束。”他明确表示,特朗普总统不久前对叙利亚和阿富汗采取的军事行动是发给北韩的信号,警告一旦北韩越过“红线”美国不会坐视不理。他在访问非军事区时也表示,“所有选项都在桌子上,”明确表示美国的对北韩政策已经从忍耐改为介入。

在韩半岛局势日趋紧张的局面下,彭斯此次韩国之行正当其时。与3月份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韩时既没有发表共同文件甚至没有共进晚餐相比,彭斯在两天三夜的访问期间,用语言和行动展示了韩美同盟的坚定决心。特朗普政府2月份派国防部长马蒂斯,3月份派国务卿蒂勒森,4月份又派二号人物前来首尔。在短短时间里,而且是在韩国首脑空缺的情况下,此举十分罕见。

但是在彭斯前来首尔的专机上,白宫的外交顾问表示,“完成萨德部署及其使用,应由韩国下届总统来决定。”他的话引起了微妙的风波。彭斯昨天表示,“将毫无变动地推进萨德的部署。不管大选出现什么结果,美国保护韩国安全的决心如同钢铁一样坚固,”出面平息事态。但事实上,人们总会疑心,身为白宫顾问,怎么会不加思索地说话。在美中首脑会晤之后,外界一直在盛传“美中大交易”。哪怕韩美是盟国,如果美国想越过韩国解决北韩核问题,将是损毁同盟价值的行动。

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态度。不管是谁出任下届总统,都必须向美国显示不会危害韩美同盟的坚强信心。蒂勒森曾说过“日本是盟国,韩国是伙伴”等贬低韩国的话,不能仅仅当作是失言。我们必须记得,卢武铉总统“反美又如何”式的态度,曾导致韩美关系到了最糟糕的局面。不管谁怎么说,韩国安保的根本是韩美同盟。但如果依赖于保护伞而疏忽了自强,恐怕也不是美国所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