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谁能成为引领沟通和分权的第7共和国时代的总统?

谁能成为引领沟通和分权的第7共和国时代的总统?

Posted May. 09, 2017 08:36,   

Updated May. 09, 2017 08:37

한국어

国民想要新的领导人,朴槿惠政权已经逾越了亲朴(亲朴槿惠)霸权主义,开历史的倒车回到了1987年以前的权威主义。她不但不和国民沟通,还逃避同部长们见面,也不怎么到总统府青瓦台的办公室来。这种秘密主义最终成为了产生崔顺实“干政”事件的土壤。弹劾是对这种阴森森的权威主义的审判。

1987年的民主化运动,建立了民主主义政治制度的框架,但在金泳三和金大中政权时期,以派系为中心的霸权主义仍然继续存在。卢武铉总统曾试图和从前的政治决裂,但在清算过程中由于独断专横的性格,反而形成了亲卢霸权主义。新的总统,不但要超越旧的霸权主义,还应该是超越狭隘的派系霸权主义的真正的民主领导人。

总统不能成为只会念助手写的稿子的总统。此次大选,电视辩论对候选人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国民更喜欢善于讨论的候选人。新的总统应该和发达国家的总统或总理一样,随时和记者们进行单独的问答,和议员们进行激烈的辩论,在电视上和大街上和国民进行不摆架子的对话。

国民想要能够说服人的总统。无论总统自己觉得如何正确,不说服国会和国民而引领国家前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朴槿惠前总统的劳动改革法案是活跃经济所必须的法案,这一点毋庸讳言,但因为没能说服国会,没能得到舆论的协助,最后以失败而告终。李明博前总统的4大江项目,先不论成败,仅仅因为推行过程中的威权性质,便导致至今争议不断。总统应该懂得,在树立目标的时候就要倾听国民的声音,然后再进行目标设定。

根据宪法,总统是国民的总统。在竞选过程中,他作为某个政党的代表当选,但一旦当选,他不再代表政党,而应该代表国民。通过今天的选举当选的新总统,不管能不能过半数,不能忘记他也是不支持自己的选民们的总统。历届总统正是因为忘记了这一点,仅仅依靠自己的支持阶层运营国政,反复遭遇失败。

在去年的国会议员选举以及本次大选过程中,都能够感受到选民们多么希望超越保守和进步界线。从现在的政治版图来看,不管谁当选,必须实施联政协治,而不是能成自然好不成也罢的局面。在法律上,国会先进化法案要求议案的通过需要国会五分之三的议员的同意,同时,不管此次哪个党执政,国会不可避免地出现都不过半数的朝小野大的局面。协治是多数党进行妥协少数党予以协助。不再命令别人跟随自己,而能够达成妥协获得协助的总统,才会成为成功的总统。

帝王式总统时代的丧钟已经在韩国响起。帝王式的总统制,适用于国家主导经济发展的时代。政府掌握的权力,尽可能地下放到民间,总统拥有的过多的权力,应该分配给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新的总统应该成为这一分权的协调者。在新的第7共和国实现改宪,开放的沟通的领导力是必需条件。今天选出的总统,不仅仅是一个时代的一位总统,而应该成为开创新时代的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