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美国媒体集体向谷歌、脸书“索要新闻费”

美国媒体集体向谷歌、脸书“索要新闻费”

Posted July. 12, 2017 07:16,   

Updated July. 12, 2017 07:36

한국어

《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2000多家美国在线、离线媒体,采取共同行动向要求谷歌和脸书支付新闻费用。它们一方面由新闻媒体联盟(NMA)出面展开团体谈判,一方面向美国国会要求立法使这一谈判不受反垄断法制约。这是媒体们不堪忍受因特网门户网站和社交媒体(SNS)的横行霸道而采取的自救之策。

 眼下,报纸和杂志不断萎缩,因特网媒体却不断发展。广告市场的版图尤为如此。谷歌和脸书独占了年度在线广告收益的70%(730亿美元)。这两大企业获得如此巨大的收益,靠的是通过刊登新闻和新闻检索吸引用户。而提供新闻的媒体,不但没有正当的报酬,连同媒体的标识也落入被人遗忘的境地。去年美国报纸业的广告收益已经剧减到10年前的三分之一。

 NAVER和DAUM可可随意操控国内在线市场也如出一辙。NAVER从超过120家的媒体手里获得新闻,但没有透露各家媒体对广告收益作出的贡献。尽管很明显是靠一次劳动生产新闻的报纸获得广告收益,但它并不想承认。它也不公开是在以什么标准编辑新闻、在因特网上发布新闻。掌握了新闻瓶口的NAVER还向对此提出异议的媒体耍横,“如果不想发布新闻,你们放弃好了!”这与改变态度、表示“愿意帮助报纸转向数字化”的谷歌大不相同。在约四成以上国内读者上网读新闻的状况下,媒体只能是弱者。

 NAVER虽然靠新闻轻松赚钱,但并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不久前的大选中,各种假新闻横行,但NAVER阻断它们的动作却是慢慢吞吞。结果导致胁迫广告主的虚假媒体大行其道,不但没有形成正确的舆论,连同民主主义也遭受威胁。相当于是恶币驱逐了良币。哪怕是从现在开始,NAVER应与媒体碰头,就新闻向媒体支付应有的费用。这才是尽到社会责任的双赢之道。同时它也有责任对所刊登的稿件进行彻底的管理。这一方面,政府的作用绝对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