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专栏》“金正恩贸易商社”的外汇危机

Posted August. 28, 2017 08:11,   

Updated August. 28, 2017 09:09

한국어

  “各位!帮我找找以前在开城工业园区从事过服装加工的姑娘们吧。现在想赚点美元,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自去年2月开城工业园关闭以后,被打上“暴露在资本主义黄色风潮”烙印、分散在北韩全国各地的开城工业园女工们,说不定现在已收到北韩朝鲜劳动党和人民军等权力机关的“求爱”。联合国安理会5日通过的制裁北韩的2371号决议,禁止北韩出口所有矿石和水产品,北韩权力机关赚美元的路子被完全堵死,目前只剩下了服装的委托加工。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今年第二季度北韩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为38520万美元。其中服装为14750万美元,占38%。水产品出口曾高达6800万美元,随着新的决议通过将遭到禁止,而从统计来看,煤炭出口早在第二季度就告中断。国际社会的制裁越严,北韩就会更大程度上依赖服装加工出口。由于北韩更加需要有经验的纺织工人,金正日体制已无暇追究开城园工女工是否具有威胁。

 只要稍微了解北韩独特的“领袖经济”,就很容易想到最近北韩权力层已经亮起了“外汇危机”的红灯。北韩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生前打造了领袖与精英的“互惠和上缴”关系。党和军队的干部听话,金正日就会允许他们搞到矿山和海洋渔场出产的矿石和水产品并向中国出口。精英们以这种方式赚取美元,把其中一部分贡献给金正日,其余部分则用于运作自己的组织。如果被金正日看不上,就会被剥夺资格,因此只能绝对忠诚。

 金正日用这样搞到的美元,制造了核武器和导弹,并用礼品政治管理其他精英。儿子金正恩上台后,肯定首先拿到了父亲的“领袖经济账簿”。有一种说法认为,2011年被清除的人民军总参谋长李英浩和2013年被处决的党行政部长张成泽,实际上是因为隐瞒了一部分“金正日授予的权限”、私吞美元而出的事。美元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姑父也要干掉。

 北韩经济专家们认为,这一次的安理会决议与此前的制裁本质上不同。因为,它能搞乱依靠收付美元来维持的最高领导人和精英们的浅薄关系。美国和国际社会认识到北韩经济的美元化现象,今年初已经掐断了北韩通过世界任何一家银行从易美元交易的路子。中国也阻止了企业对北韩的投资。

 首尔大学经济系教授金炳演(音译)强调,“自金正恩2011年上台以来,北韩经济的对外依赖度超过50%,如果再加上地下贸易,可能比韩国的70%还要高。尤其是对外经济与内部市场化相交织,此次制裁的效果将大于以往。”

 因此,最近北韩领导层下大力气寻找美元交易渠道,但结果却很惨。正如上周美国联邦检察院有关起诉没收中国、新加坡企业1100万美元的诉状中所披露的,通过中国和新加坡企业洗钱或以货易货,是北韩代表性方式。北韩因为对方企业要求“风险金”而支付越来越大的交易费。寻找开城工业园女工的北韩党和军队的干部们,可能会这样说气话:“年幼的大将!‘誓死拥护领袖’也得有美元才行啊!你叫我怎么办啊?”



申錫昊 kyle@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