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快要绝种的“河沟龙”

Posted September. 26, 2017 08:04,   

Updated September. 26, 2017 08:33

한국어

出生于波多黎各的美国贫民窟少年索尼娅,在7岁的时候被诊断出患上了小儿糖尿病,从8岁起就自己注射胰岛素。父亲酒精中毒,在索尼娅9岁的时候便离世了。索尼娅进入大学后,因为自己是靠“少数族裔优待政策”而入学的,遭到了同学们的嘲笑。她就是美国最初的西班牙裔联邦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63岁),这是美国版的“河沟里飞出龙来”的故事。

文在寅政府启用经济副总理金东兖作为经济方面统帅的时候,在国会听证会上也有过“河沟龙”的说法。一位议员说他是“河沟龙社会的象征性人物”,但金副总理说:“河沟龙的说法让人产生非常大的负担。”实际上,他是没有正式许可的大棚户出身,11岁的时候从汝矣岛商业高中辍学,一边在银行工作,一边上夜校,就这样通过了行政考试和立法考试,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传奇。

大韩民国能有今天,正是由于那些在艰苦的环境中怀揣梦想,流泪流汗奋斗的结果。由于财富和地位的继承遗传,如今已经很难找到“河沟龙”了。否则不会有“账户里飞出龙来”的说法。在实际的研究中,也证明了这一现实。首尔大学经济学系的朱炳基教授和博士生吴成在发表的论文显示,社会层际移动成功的人数最近13年来减少了一半,研究团队自己开发的“河沟龙指数”显示,父亲的职业和学历可以左右子女的机会。美国和意大利的情况也和韩国差不多。

让陷入绝种危机的“河沟龙”数量增加,是关系到国家未来的事情。层际移动的阶梯消失的社会,不但没有经济增长,年轻人也难以找到希望。但也不能因此而愤怒和慨叹。美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索托马约尔谈到自己成功的原因时说:“因为害怕而停不下来”,她这样定义成功:单纯的身份提高不是衡量成功的尺度,成功是看你从起点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