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无人便利店

Posted October. 30, 2017 07:52,   

Updated October. 30, 2017 08:07

한국어

在被成为便利店天国的日本,有便利店职员以便利店为背景写成的小说,而且获得了颇有权威的日本文学奖“芥川奖”,这便是《便利店人》。作家村田沙耶香有着在便利店18年的打工经历,她以此为基础,写出了终日按照手册摆放商品,吃着三角包饭充饥的当代年轻人没有梦想、没有野心的众生相。

随着1人家庭的增加和老龄化,我国的便利店也急剧增加,2016年突破了3万家,人均便利店的数量是日本的1.5倍。便利店24小时营业,可以简单地对付一日三餐,可以买到日用品,而且还提供洗衣、快递以及金融服务,非常适合终日忙忙碌碌的韩国人。首尔大学全相仁(音)教授在自己的作品《便利店社会学》中写道:“将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所有功能聚集在一处,建立起巨大的统合网络,从这一点上看,便利店是新的统治工具。”

人们不再相互做出相熟的样子,是在便利店需要遵守的礼仪。打工的店员和客人的关系也是一样。店员不向客人推荐商品,只是为客人结账。这种不通或不知名姓的“很酷”的关系,也是现代人喜欢去便利店的理由之一。但是,今后在便利店连穿着统一服装的店员再也见不到了。政府制定了“2020年最低工资一小时10000韩元”的政策,难以负担工资的便利店已经提前做起无人便利店了。

新世界系列的易买得24的首尔朝鲜饭店店、全州的教大店实施24小时无人营业,圣水白永店和长安都市店在深夜和凌晨时间段没有店员值班。客人在自助结算柜台用信用卡或交通卡进行结算。乐天系列的7·11便利店在今年5月开业的首尔蚕室乐天世界塔智慧无人便利店“7·11 signature”,采用了静脉识别结算系统。客人只要将手掌放在感应器上便可结账。最低工资的急剧提高,尽管其意图是好的,但也有让工作岗位减少的相反作用,这在便利店可以得到证明,真是件让人悲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