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新再生能源的烦恼

Posted November. 17, 2017 07:42,   

Updated November. 17, 2017 09:25

한국어

  环境部不久前针对正在庆尚北道英阳建设中的风力发电园区下达了停止施工的命令。而企业在19万平方米的这一带开始建设22座风力发电设备已有一年半时间。理由是施工地点周边生活着千年纪念物、濒临灭绝的雕鸮一家。此前虽然有过青瓦台下令停止千城山隧道施工,但环境部自行下达停止施工命令尚属首次。

 2004年时任总统市民社会首席秘书的文在寅表示必须保护千城山的蜺,对在青瓦台前绝食的智律大师承诺,“在二审结果出来以前将停止施工,”导致施工事实上中断。不是为了重新演示蜺争议的无聊结果。英阳风力园区在雕鸮问题之外,还存在损毁山林并可能导致山体滑坡等问题,停止施工不可避免。之所以要予以关注,是因为这一措施显示了主张无核电行动的现政府作为替代方案提出的新再生能源事业的未来令人不安。

 英阳因为山多风大的地形,一直想以此为机会打造全国最大的风车村。但是,安装的59座发电机的转动,导致当地很多居民抱怨风车叶片转动的噪音、低频率引起的睡眠障碍以及农作物和家畜饲养受到影响。庆北青松老莱山等建有风力园区的每个地方,没有一处不发生这种纠纷。

 风的质量之于风力十分重要,不是想建就能在任何地方兴建的,必须沿着山的棱线建设,因此建设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损毁部分山林。有趣的是,主张摆脱核电、扩大新再生能源的环境团体,也在反对风力园区。环境团体表示,“孟东山一带出现了不可恢复的毁损,居民们因为噪音、低频和输电塔而感到痛苦,”要求停止施工。“为地球思考、为地区行动”是环境团体长久以来的座右铭,站在地球层面赞成发展风力,但站在地区层面又反对,环境团体因此陷入了进退维谷的两难局面。这算是某种环境团体版的“邻避症”吧。

 由于缺乏可选地点和居民反对,最近海上风力有所抬头,但同样面对海洋生态系受损、影响候鸟、渔民反对等等需要突破的重重难关。环境团体同样出现在这里。济州海上风力区刚被指定,环境团体“粉红色海豚”就声称“海上风力设施破坏海豚栖息地”,站出来反对。

 光伏设备的设立环境也同样黯淡无比。根据对灵光核电站和灵光太阳公园进行比较的资料,生产同样的发电量,光伏园区需要540倍于核电的用地。即使用太阳光板把整个首尔覆盖起来,也得不到灵光6号核电站的发电量。想在多山的韩国确保平坦的用地,只能砍掉树木,这样一来,树木保护团体就会出来反对。针对为保护某种环境而用另外的办法破坏环境的现象,美国犹他州立大学的教授赖恩·容克曾经指出,绿色正成为绿色的敌人。

 新再生能源是人类必须拥有的终极能源。文在寅总统承诺,到2030年,要把目前占1.9%的新再生能源的比例提高到20%。但是就像从雕鸮阻止了风力发电所看到的那样,扩大新再生能源可能比摆脱核电更为艰难。在环境保护方面,应该如何协调互相冲突的价值呢?政府有得头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