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现职女检察官的“我也是”

Posted January. 31, 2018 09:42   

Updated January. 31, 2018 09:42

한국어

  昌原地方检察厅统营支厅检查官徐智贤(音译)揭露称,她曾遭到前法务部检察局长安泰根的性骚扰。这是去年10月美国兴起的揭露自己遭到性骚扰的“我也是”(#MeToo)运动的韩国版。共同民主党李在正议员30日也在自己的脸书账号上发布了加注“#MeToo”的文字,声称“当律师时没做到的事情,当上了国会议员还在犹豫。”政界也有人出面表示支持,“我也是”运动出现了在韩国扩散的迹象。

 ▷徐智贤最近在检察厅系统的通讯网上发布题为“我希望”的文章,揭露了发生在2010年10月的性骚扰事件。在同事检察官父亲去世的葬礼上,时任安泰根局长喝醉了酒,搂住她的腰摸了她的屁股。她声称,“虽然事情以(安泰根)通过自己所在部门干部传话道歉而没有追究,但其后并没有接到(安某)任何道歉和联系,”反而在事件发生后不久,“突然工作受到了调查,还接到了并不常见的调令。”

 ▷徐智贤称自己为“女性”,并记述了8年来经历的痛苦。她还吐露了因遭性骚扰后的心理创伤而导致流产一事。她声称,虽然她极力试图淡忘此事,但彼时彼地的行动、呼吸、酒味反而更加清晰地留在记忆里。她还发出呐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徐志贤的吐露告诉我们,性骚扰的受害者遭受了多么严重的精神痛苦。如果没有惩处施害者等妥善的后续措施,心理创伤将留在在无意识中,持续折磨受害人。还有人突破恐慌障碍、忧郁症,做出自杀冲动等自己毁灭性行动。专家们建议称,身边的人给予鼓励,劝慰“这不是你的错”很重要。去年年底《时代》杂志把意味着“我也是”运动参与者们的“打破沉默者”(The Silence Breakers)选为年度人物,也是这个意思。性骚扰带来的心理创伤并不是需要自己承受一切的“治愈对象”,而是大家一起来克服的“克服对象”。


吉鎭均 leon@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