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走完所走的路”

Posted February. 20, 2018 07:41   

Updated February. 20, 2018 07:41

한국어

对奥运选手来说,奥运会是“我的时针转动的理由”(短道速滑沈锡希•21岁,韩国体育大学)。一直以来紧盯着奥运会锻炼身心的选手们,在平昌的冰面和雪地上奔跑驰骋,并书写着反转和感动、遗憾交织在一起的历史。在胜利的欢呼和失败的叹息中,也会涌现出一大批名言。与精彩的比赛一起,令人长时间记住的平昌语录。

 因为各种伤病,先后上过7次手术台的林孝俊(22岁•韩国体育大学),为了自己的第一届奥运会,需要特别叮嘱。他上传在照片墙上的嘱托是“ne doubt ye nought(不要怀疑)”。继胫骨和手腕后,腰部也被折断,但他拼命练习消除了“怀疑”,并在开幕式第二天的10日,在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比赛中刷新了冬奥会新纪录。

 短道速滑王牌选手崔敏静(20岁)在13日的女子500米决赛上,以第2名的成绩冲线,但因被判犯规而被剥夺比赛资格。嚎啕大哭的“冰上公主”下决心表示,“在剩下的比赛中不会再哭。”“走完所走的路。”她通知了接下里的1500米比赛,站在了颁奖台的最高位置。16日,结束了马丁斯•杜库尔斯(34岁,拉脱维亚)为期8年长期统治的“尹诚彬(24岁,江原道厅)”的夺冠感想,更像是平昌冬奥会后对自己的另一种要求。“我希望这不是韩国俯式冰橇的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皇帝和女皇们纷纷跪在了新锐的脚下。但是,单板滑雪的老将肖恩•怀特(32岁,美国)在单板滑雪男子U型池决赛中展现出了极为酷炫的跳跃动作,压制了天才少年平野步梦(20岁,日本),摘下个人第三枚冬奥金牌。从7岁开始就有赞助商的怀特,在去年10月的一次跳跃中从U型池顶端摔下,他的脸也被缝了62针。家人纷纷表示“没有必要再证明自己的实力,也赚了很多钱”,劝他不要参加平昌冬奥会了。但怀特表示:“每当照镜子的时候,就会看到伤疤,伤口造就了更强大的自己。”他凭借着带给他伤疤的高难度的旋转技术,洗刷了2014年索契冬奥会没有夺得奖牌的耻辱,在平昌成为了传说。

 把完成6个四周跳动作的“连跳怪物”陈巍(19岁,美籍华裔)远远地排在后面夺冠的“花滑王子”羽生结弦(24岁,日本)也表示,“感谢受伤的脚踝”。在去年11月尝试一次跳跃动作,落地时右脚踝韧带受伤的羽生结弦,在本届冬奥会上克制不必要的技术,并集中于表演的完成度,结果他成为66年以来首位实现男子单人滑2连冠的选手。这是典型的转祸为福。“如果所有的事情都顺利的话,就不会获得金牌。”

 并非所有奥运会选手的目标都只是奖牌。包括2枚索契冬奥会金牌在内,在短道速滑项目上获得5枚奖牌的朴胜羲(26岁)在平昌改变了项目。她将个人最后一届奥运会的舞台选在了“非短道速滑的顶峰的速度滑冰的底部”。她表示“谢谢那些为给我这种看似鲁莽的挑战加油助威的人”,并给“N抛世代”留下了信息。“20多岁的年纪! On Fire !”

 22日迎来自己46岁生日的德国选手克劳迪娅•佩希施泰因,此次是她个人的第七届冬奥会。她在历届冬奥会中包括5枚金牌在内,共获得了9枚奖牌。与佩希施泰因一同参加平昌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5000米比赛的17名选手中,有9人是她在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获得铜牌的时候还没有出生的。在平昌有人问她“现在还不到退役的时候吗?”。对此她表示:“我战胜了比我年轻的选手。我在同龄人中是滑的最快的。未来谁也不知道。也许还有赢得奖牌的机会。我会参加2022北京冬奥会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南時旭 @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