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拧断杜鹃鸟的脖子之后

Posted March. 12, 2018 07:32   

Updated March. 12, 2018 07:32

한국어

为了解决青年失业问题,政府表示将在任期内将公共部门的工作岗位增加81万个,推算其根据,应该如下。发达国家俱乐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6年发表的韩国总就业人数与公共部门雇用的比率为7.6%,甚至不到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21.3%)的一半。在总统选举即将来临之前的去年2月,文在寅总统在首尔市鹭梁津的大学考试学院表示,“只要按照经合组织平均值的一半左右,公共部门的工作岗位就能增加81万个。”经合组织的一半是10.6%,只要提高3个百分点就可以了。韩国国内就业人数为2700万名,其中的3%是81万名,数字就是这样得来的。

大选期间,经合组织的统计结果成了争论的焦点。这是因为,与其他成员国不同,韩国在统计时,排除了公共企业或国家支援的非营利团体等。对此,统计厅去年6月将韩国的公共部门雇用比率重新统计为8.9%。虽然也有不少人还提出政府支援的私立学校教员未在统计之列等问题,但是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差距已经缩小到1.7%。虽然在政府内部有人主张应该修改公约,出现过争议,但据说,占主流的意见认为,不能选举刚刚结束就出现倒退。担心财政的声音没有力气。

承诺截至2020年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万韩元,并没有明确的根据。普遍认为,这是“心理期待值”。问题是每年要把最低工资提高15.7%。中小企业和私营业主发出了尖叫,有人提出了“缓急调整论”。但政府没有修改路线。今年已经实施了上调16.5%,这超过了政府的目标值。

缩短工作时间也是一方通行。免于缩短时间的行业数从原先的26个,一次性减少到21个,300人以上企业的雇主,得到的准备时间也只有4个月。有人提出应考虑到季节需求集中、研究工作等特定时间应集中工作的行业特性,但被置之不理。中坚企业联合会反对说,“一刀切地、急剧地萎缩了经营环境。”

如果把政府的风格比喻为日本战国时代的将军,会与谁相似呢?有人问:“杜鹃不鸣,当如何?”某个企业家回答说,恐怕更为接近“杀之不足惜”的织田信长吧。意思是说,他不会左顾右盼。只不过,如果鸟的脖子断了,也就永远失去听它鸣叫的机会了。

向选民作出的承诺非常重要。但与此同时,不是所有的公约都能完全实现,这也是事实。因此需要发挥灵活性、巧妙运用。越来越多的人在警告,企业已耗尽体力。在“婴儿潮一代”(1955年~1963年出生)将全面进入领取年金者队伍的不远将来,政府财政赤字将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20年前通过“每周35小时工作法”的法国就是反面教材。当地报纸《费加罗报》最近报道称,“法国至今仍在为20年前的一周35小时工作制付出代价”。社会党政府为了降低失业率而实施这一工作制,但是,失业率反而持续上升,企业负担增大,家庭购买力下降。最终,政府的负担也因此加大,与恰恰实现了劳动改革的德国差距越来越大。并不是说,好心就一定会带来好结果。

政府认为,在执政初期果断兑现承诺,善意的、政治上的目标已经实现。迎来执政10个月的现在,已经有能力完善细节,以提高政策完成度。期待既能救活杜鹃鸟、也能让它鸣叫的老练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