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郑梦九逆向思维的胜负

Posted April. 02, 2018 07:46   

Updated April. 02, 2018 07:46

한국어

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每当经营遇到重大状况时,就会抛出谁也预料不到的胜负手来突破危机。其典型的例子有,1998年,他不顾公司内外的反对,收购了法庭管理中的起亚汽车,打造了一跃成为全球汽车生产商的跳板,第二年在美国实施了超越常识的“10年10万英里保修制度”,一举改变了人们对于现代汽车的看法。

在现代汽车集团上个月28日推出的支配结构重组方案中,也出现了“胜负师郑梦九”的面貌。其中斩断现代摩比斯→现代汽车→起亚汽车→现代摩比斯循环出资链的内容,市场上早有预计。这是因为,公正交易委员会委员长金尚祚曾指出,“用循环出资在维持和继承财阀企业老板家族支配权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集团,只有现代汽车集团一家”,一直在施加压力。令市场大吃一惊的是,现代汽车集团选择了经营支配体制,而不是大部分专家预测的控股公司体制。

郑梦九放弃能节省1万亿韩元转让税的控股公司体制,其决定性原因有两个。首先,由于控股公司按规定无法下辖金融子公司,因此必须出售现代资本公司,而现代资本公司在目前现代、起亚汽车的销售中承担着不可或缺的分期付款金融业务。其次,如果把现代摩比斯变成控股公司,子公司现代汽车公司和孙子公司起亚汽车公司在投资和并购业务中将受到严重制约。如此一来,在因并购发生激烈的地壳变动的全球汽车市场,现代·起亚汽车公司将失去立足之地。

控股公司并不是支配结构的唯一正确答案,更不是保证经营成果的制度。去年10月转变为控股公司体制的乐天集团,正由于乐天信用卡等8个金融子公司的处理问题头痛不已。如果卖掉乐天信用卡,其流通事业必将受到不小的打击。在日本,因为存在中间金融控股公司制度,像索尼这样的制造企业可以在“控股公司的雨伞下”管辖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子公司,但韩国的控股公司制度并没有这样的灵活性。从重视企业竞争力的观点来看,郑梦九避开控股公司制度,既是不可避免的选择,也是一种值得期待的选择。

在现代·起亚汽车此次支配结构重组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郑梦九的儿子、副会长郑义宣首次成为支配结构顶点——现代摩比斯的大股东。由此,郑义宣大大拓宽了在集团内部的活动空间。到目前为止,郑义宣出于无奈而行动谨慎,但在市场上产生了“继承准备工作没做好的集团”的负面看法。扩大郑义宣的作用,既能减少市场的担心,在经营层面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最近,针对现代汽车和起亚汽车的质量,很多人认为“并不亚于奔驰和雷克萨斯”。但是,人们大体上仍然认为,“与乘车感相比,下车感(下车时周围人们投来的羡慕目光)较低”。在购买汽车时在品牌的评价和设计方面在意别人眼光的倾向,越是年轻人就越强。只有在郑梦九会长对质量的执着再加上郑义宣副会长的年轻感,现代·起亚汽车才能赶上消费者相比乘车感更重视下车感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