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如果经常听贝多芬的奏鸣曲

Posted May. 30, 2018 07:58   

Updated May. 30, 2018 07:58

한국어

音乐有时候能改变一个人。甚至有人说,“所有的艺术都不断地向往音乐的状态”,音乐有那样的魔力,说不定是理所应当的。德国导演弗洛兰·汉克尔·唐纳斯马克《别样人生》是一部让人感动的电影,讲述了音乐如何改变人的故事。

其背景是统一前的东德。主人公维斯勒上尉是施塔西即国家安全局所属的审问及窃听专家。这是一个对黑名单上的人进行窃听、必要时进行审问、拷问,不会因此流血流泪的“机器人”。

这一次他要监视的人物是个名叫德莱曼的知名剧作家。他完美地在作家家里每个角落都设置了窃听器,监视他所有的一切,甚至能听见他呼吸的声音。某一天,德莱曼接到一个电话,得知一名不为政权所容、长期被禁止工作的著名导演自杀身亡,感到非常悲伤。然后,他想念着那名导演,开始用那位导演赠送的乐谱,用钢琴弹奏奏鸣曲。电影无法再现的、想象中的音乐流淌着。通过窃听装置的耳机听着音乐,维斯勒的脸上浮现出以前从没有过的表情。这是他从“机器人”转变为“人”的瞬间。

德莱曼撰写了关于东德高压现实的文章,刊登在西德的报纸上,但他并没有因此出事,这都是因为维斯勒的变化。维斯勒为了保护他,制作了虚假报告,甚至还销毁了犯罪的决定性证据——打字机。凭借“把人性的东西凌驾于理念之上、把感情放在原则之上、把爱情放在严格之上”的音乐的力量,这一切才成为可能。

在这里问一个问题。如果说列宁更加多听一听他所喜欢的贝多芬《热情》奏鸣曲,会像维斯勒上尉那样变得更为人性吗?换而言之,如果相信列宁所说的“为了革命事业一定要听《热情》奏鸣曲”,历史又会怎样呢? 这是该片提出的略带天真的经典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