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再见,我的亲爱的奖学金学生们

Posted June. 30, 2018 07:29   

Updated June. 30, 2018 07:29

한국어

星期三晚上,脸书聊天工具突然闪动。从周一开始、为期三天的越南高考终于结束了。除原先的孩子们之外,因学习考试而忙碌的奖学金学生们也回来了。

我国在越南、柬埔寨开展了小型奖学金项目。这是一人赚了一人用的一人循环体系。虽然没到奖学金财团的规模,但得益于秘书们整理的年度预算和项目计划,我有了大致的了解。最大的项目是针对女学生提供的高等教育支援项目。

在越南有6名奖学金获得者。在地方高中选拔成绩优秀的女生,从零花钱到大学学费,都给予支助。有两人今年首次参加高考。一名奖学金学生英语说得非常棒。她和3只猫生活在一起。另一个学生是文学少女。听说文章写得很好,在学校里很有名。但是,文学少女不擅长英语,而韩国的小说家姐姐不会讲越南语。文学少女和小说家虽然相遇,但一开始有点搞不清谁活着谁死了,然后只是写下一些不会令谷歌翻译器混淆的短句子。

 养猫女孩的母亲是残疾人,为了赚取生活费,在附近农场割草。文学少女的母亲是行动不便的枯叶剂受害者第二代,在家里养大了狗、猫和鸡再出售。据说,两人都是为了报答母亲的恩情而努力学习。我想让两人都进入河内等大城市的大学里读书。原因与母亲的恩情稍有不同。

在柬埔寨有4名获得奖学金的大学生。由于柬埔寨有过因识字而遭受大屠杀的往事,所以越是在地方,对教育的恐惧就越大。我特意想资助地方大学的学生,而且在那些地方在上学的同时可以帮助父母打理家务的女生的比例很高。有一些家庭,女儿大学毕业后,很有可能找到薪水比较高的职业,但对未来的期待却不是拿出学费嫁掉女儿。我替这些人家的女儿们交学费。

 在系统不完善的国家里,总是需要源源不断地投入资金。即使是国内生产总值(GDP)较低的国家,大学学费也不低廉,而且房地产价格高得让人以为多了一个0。不久前给柬埔寨奖学金学生租了宿舍,因为如果想要买下一套用作宿舍的建筑,需要在首尔购买一幢商住两用房的钱。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所以决定租一幢房子作为宿舍。那也相当艰难。尽管如此还是安排了宿舍,是因为奖学金学生的学业成绩较低。她们在学校听完课,还要在大日头下回到20公里外的家里,打理家务,或者照顾年迈或有残疾的父母或6个弟弟或侄子,就没有时间再学习。在其他学生聚在一起学习的时间里,我的奖学金学生们不得不回家。

即便如此,奖学金学生们还是会孝顺父母,报答他们的恩惠。我没有说话夸奖她们的孝行,而是委托给了柬埔寨当地的活动家们。帮我寻找用来当宿舍的房子,最大限度地在大学附近,然后是说服她们的父母。我们找到了房子,7月份开宿舍。

我大体估摸着这些奖学金学生们的未来。都是善良的女儿们。也许把我给她们的生活补助连同信封一起带回家了吧。我为了防止学业中断的危险,把学费直接送到了学校。这些人可能一找到工作就会给父母寄钱。然后结婚,生孩子,或者退休,或者找到可以同时干家务的工作。这些闪亮的女生,就会在社会上变得越来越模糊。即便如此,这些孩子们还是要成为家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不会一辈子在家里卖狗或编椰子叶。我把所有的过程都像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一样描绘在眼前,却打开了一个闪亮的聊天窗口,在人生之外的某个地方打开了话匣子。你好!我的亲爱的奖学金学生!


李沅柱 takeoff@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