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如果想让捣蛋鬼孙悟空道歉……

Posted July. 24, 2018 07:33   

Updated July. 24, 2018 07:33

한국어

在小学2年级的时候,我在学校操场上奔跑时摔倒,被送往医院急诊室。特别调皮捣蛋的、被称为“孙悟空”的男生朋友绊了我一下。身体在空中腾起又坠落,我倒在地上站不起来。医院里,医生出示了锁骨完全骨折错位的X光片。两侧肩膀打着麦比乌斯带厚石膏,才回了家。

那天晚上,我家的门铃响起。妈妈出去一看,门口站着孙悟空和他妈妈。孙猴子似乎已被吓得丢了魂,眉毛都耷拉下来了。孙悟空的妈妈说道,“太对不起了”,有点不知所措。我本来以为妈妈会说,“妈妈会狠狠教训孙悟空”,但我记得,当时妈妈说,“你也吓坏了吧。可不能再开那样的玩笑了”,让我非常失望。孙悟空的妈妈放下了装在沉重玻璃瓶里的家庭牌果汁后走了。

幸好孙悟空当时是小学生。因为到了现在,事情可不会以真诚的道歉和一瓶果汁来了结。2004年公布的《关于预防学校暴力及对策的法律》规定,造成学生身体、精神、财产损伤的一系列行为被视为校园暴力行为,一定要通过学校暴力对策自治委员会(简称学暴委)处理这种矛盾。

“学暴委”由5~10人组成,其中一半以上的委员由家长担任,其余由校监、教师、律师、警官和医生等组成。根据手册规定,被疑为“学暴”的情况必须经由校长通报给“学暴委”。此时对老师来说,重要的不是训教,而是“法律上干净”。如果不及时申报,就要找双方的孩子进行对话,如果出现问题,就要做好接受教育厅监查的准备。

“学暴委”听取两边的主张,追究是非。如果是得出“学暴”结论是事件,将无条件采取教导(惩罚)措施”。从“向受害学生书面道歉”到“退学”为止,措施分为9个阶段。这些事实还要记录在学生的学校生活记录簿上。

在很多情况下,“学暴”事件中受害学生希望的是加害学生的真心道歉、后悔、不会再犯的承诺和实行。但是,在严惩主义的学暴法体系中,加害者们往往会变得厚颜无耻。

从受害者父母的立场来看,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这是因为,加害学生及其父母总是采取“虽然我们犯了错,但那边也有问题”的方式。还有带着律师一起出面的加害学生父母。随后就发展为诉讼。问题本末颠倒,演变成了大人之间的争斗。对加害学生的引导和被害学生的治疗被抛诸脑后。注视着这一过程的同班同学都会受到伤害。但没有人在意这一点。

最近,笔者最近看到出现在媒体上的学生们的残忍的学校暴力事件,不禁觉得,无论是用学暴法还是刑法来严惩,都不够爽快。但是,在都被称为“校园暴力事件”的众多事件中,大多数人需要的是对话、指导、教师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朋友们的支持。尽管如此,今天的学校还像米歇尔·福柯在著作《监视和处罚》中所说的那样,酷似监狱的样子。有的只是审判、处罚、烙印和监视,并没有共同感受伤痛、寻求宽恕并由此成长的过程。这也是笔者想念饱含真心的道歉和家庭牌果汁的昔日学校的原因所在。


林雨宣 imsun@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