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新型武器

Posted July. 31, 2018 08:06   

Updated July. 31, 2018 08:06

한국어

乔治·巴顿、伯纳德·蒙哥马利、海因茨·古得里安、埃尔温·隆美尔等装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名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大都是尉官级别的军官。在一战和二战之间短短的20多年里,武器取得了惊人的发展。得益于此,陆海空三军都产生了全新的战术。这就是二战成为现代战术的教材、也成为名将角逐之场的原因。难道是因为20世纪的战争? 回首战争史,发现也并非如此。

阿西里亚拿着钢铁武器和钢铁工具,建立了连接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帝国。亚历山德罗斯的马其顿军队在古希腊的重装甲步兵可以远征,还配备了可以击退骑兵的机动性、战术型装备和技术。亚历山德罗斯只用5万名士兵,就击败了波斯大军,能够到达印度,是因为他们的敌人没有找到能够对抗初遇的这支军队和战术的方法。但是,一个时代过后,罗马军队就找到了马其顿的战术弱点,他们添加新的战术,埋葬了马其顿的荣誉。

从战争史、战术史来看,在世界性战争、改变人类历史的战争中,名将们总是以装备了新武器、新战术的形象出现。要时刻面对陌生的环境,为了克服陌生的环境,就需要创意的才能和挑战的精神和勇气,这不仅仅是现代人的不幸。人类的战争史是除古代所传之外一无所知或拘泥于此的人,与善于克服新情况、新挑战给人带来痛苦的人之间的角逐场。

韩国社会到处都能感知到正在进入新的经济危机的信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危机。世界就是如此。尽管如此,那些执迷于过去模式的人们却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只是埋怨别人。甚至狡辩说现在的经济状况是我们首次遭遇故而如此。第一次经历的情况?战争和经济都是如此。这里说的是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000年的时候。如果不知道这一点,那么他不是无能的指挥官,而是没有资格的指挥官。 历史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