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罗本岛的屈辱与宽恕

Posted August. 29, 2018 07:42   

Updated August. 29, 2018 07:42

한국어

有一天他们让他挖地。他按照命令,在地上挖出坟墓形状。他们又要求他躺进去,他想这回可能要死了。没想到他们拉开裤子拉链,开始向他身上撒尿。没有比这更侮辱人的了。这件事发生在南非的罗本岛。“他们”是白人狱警,“他”就是犯人纳尔逊·曼德拉。狱警们知道曼德拉是一个受其他在押者尊敬的领导人,因此想打击他和他们的气势。

如果是普通人,在人们的注视下,身体受到尿浇这种侮辱,也许会恼怒至极、咬牙切齿地想要报仇雪恨。但是,对于在监狱中度过27年后重新来到狱外世界的曼德拉来说,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怨恨。甚至在当上总统后,他还邀请以前监视自己的白人狱警出席自己的就职典礼。这是惊人的宽恕与和解的姿态。

什么使他变得如此宽容呢? 难道他是天生的大人大量吗? 不,是痛苦造就了他。在被判终身监禁后进入罗本岛时,他是充满愤怒的战斗者。这是理所当然的。白人根本不把黑人当人,法律也是徒有其表,是对正义的嘲弄和侮辱。因此,愤怒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经过漫长的监狱生活,他学会了宽容和雅量。被关在单身牢房里的痛苦生活,给了他“每天都要反省自己的行动,抛弃坏的东西,开发好东西”的机会。他意识到,没有宽恕,国家就没有未来。

如果他以同样的方式回击狱警的侮辱性行为所代言的白人暴力,结果又会如何呢?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出现的将是暴力的恶性循环。宽恕才有未来。宽恕无法宽恕的行为,在于他是真正的宽恕和未来。这是令人震惊的政治政治学。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