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实利外交

Posted September. 11, 2018 07:47   

Updated September. 11, 2018 07:47

한국어

  “这原本是我们的领土。”

  18世纪在欧洲发生的七年战争(1756年-1763年)中,西里西亚的主权是导火线。法国和德国之间的阿尔萨斯争端和德国“收复被抢走的捷克”的愿望引发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谁才是巴勒斯坦的真正主人,这个问题至今仍是中东争论的焦点。虽然也有真正以恢复领土为目的的战争,但遥远的过去的所有权争议经常被用作发动战争的理由。993年徐熙和萧逊宁会谈时也是如此。契丹的萧逊宁声称,高丽是新罗的后裔,应该满足于新罗的旧土地。徐熙则反驳说,高丽是高句丽的后代,按过去的所有权来算,你们的首都也是我们的土地。萧逊宁随后撤走,承认义州、铁山、宣川等平北地区的江东六州为高丽领土。直至今天,徐熙的外交技术至今仍被称赞为实利外交。

  但是,他们的后代却完全没有得到实利。从实利外交的含义开始,他们就没有搞懂。要求借鉴徐熙外交的人似乎理解为,利益比损失更多时不动手,解决问题时才是实利外交。绝非如此。所谓实利,就是不拘泥于名分和资产负债表,在现实上追求自己能够获得的最高利益的态度。我付出50就要拿到100,这不是实利。如果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而且长期而言有利可图,就算付出100拿到1的态度也是实利。

  获取实利的方法也理解有误。世界上哪有一支军队,因为对方说“这里本来是我们的领土”而乖乖地回去? 从一开始,继承争论只是形式上的话题。徐熙看破契丹的侵略战略是“先女真后高丽”,抛出了帮助契丹攻击女真的诱饵。萧逊宁回军后,徐熙协助契丹攻击,合力赶走了女真,并立即在江东六州筑城,以防范契丹的进攻。所谓实利,是指冷静、不给手段赋予名分和自尊心的态度。但我们没有这样做,现在也一样。政府和知识分子不仅不以这种态度进行说服,反而用名分批判过去和政策,只顾着包装自己。如果徐熙的灵魂尚存,可能会说“从教科书中去掉我的故事”吧。 历史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