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中秋新礼记

Posted September. 22, 2018 07:38   

Updated September. 22, 2018 07:38

한국어

最近以30期收尾的纪念《东亚日报》创刊的企划系列《重新书写的韩国礼记》,受到了读者的热烈反响。其中有一篇回帖引人注目:“父亲生前不喜欢喝酒,喜欢喝咖啡,所以说过每次祭祀时‘就给我上点咖啡和香蕉吧’,但因为顾虑别人的眼神,所以没能做。今年的祭祀,我想做一次。”

▷原先,我国只在祖先去世的忌日那一天进行祭祀,节日里并不进行祭祀。但到了近代,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起,出现了节日祭祀。据说,像退溪李滉家族这种传统家庭里,忌日祭祀要做得到位,但从来没有做过节日祭祀。如果节日祭祀是在忌日祭祀之外增添其他负担,还不如不做。

▷在形成“集成村”的农村社会里,一到忌日,全家就会聚齐,但随着产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分散的家人只能在国家公休日或节日里相聚。祭祀也并不是单纯给祖先行大礼,而是后人们分享为祭祀而准备的食物、谋求和睦的过程。由此,最近能让更多后人们聚在一起的节日宴席,可以说更有意义。但是据说,过节时儿媳们最讨厌的仍然是去婆家,坐在地板上煎制食物直到两腿发麻。与其在摆宴席的过程中承受不必要的压力,还不如点炸鸡外卖来吃,一家人和睦相处,更符合过节本来的精神。

▷男人们看着电视或者玩着,只有女人们在旁边为准备食物而费尽心思,这幅场面是每逢节日就会毫不留情地表现出的男女不平等的近代性。虽然希望节日期间能同时去婆家和娘家,但现实中,如果做不到,那么应该先去娘家。女权主义女性们也很难摆脱称呼丈夫的弟弟妹妹们为少爷、小姐的言语习惯。没有什么比礼仪更易失去本来的精神,只停留在形式上。如何将容易被形式化的礼仪与时代精神相协调? 这是需要经常重新书写的新礼记的课题。


宋平寅评论员 pisong@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