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照片的伦理

Posted October. 17, 2018 07:55   

Updated October. 17, 2018 07:55

한국어

美国著名的新闻照片编辑唐纳德•威斯洛有一天接到了一通电话。打电话的人是因"西贡的当场处决"而闻名的世界级摄影师艾迪•亚当斯。他恳请他在他死后尽量少提及自己的"西贡的当场处决"。

他的意思,是不想被人记住与两人死亡有关的照片。他所说的两人,分别是南越将军阮玉鸾和被他枪毙的越共俘虏。实际上,死者只有一个人,但他认为将军也死于该照片。"两人死在照片中”。屠杀良民的主谋越共俘虏被处死的情况,因为照片的刺激性形象而消失,最终使将军成为邪恶人物。所以他感觉很自责,觉得是自己杀死了将军。他作为随军摄影师到处跟随的将军,虽然并不是这样的人,但照片给他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烙印。

虽然照片唤起了战争的野蛮性,点燃了反战舆论,还获得了普利策奖,但是他不想人们记住这张让人感受到罪恶感的恐怖照片。"我通过展示一个人杀死另一个人而赚钱。这两条生命遭到了毁灭,我以此为代价收取了金钱。”那么他想被人们记住什么呢?南越战败后,他曾拍下逃离越南、漂洋过海的难民(船民)们的照片,想被人们记住这些照片。

他想被人们记住的是,通过这些照片发动了美国议会和政府,为美国接纳20万名以上的越南难民做出了贡献。他的电话被固定成与意图不符的形象,最终唤起了照片只讲一半真实的危险。这也是照顾因自己而受到伤害的他人的最基本的伦理行为。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