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弗里达的生命赞歌

Posted October. 31, 2018 07:56   

Updated October. 31, 2018 07:56

한국어

正如弗洛伊德所说,即使遭遇同样的火车事故,有的人饱受创伤,有的人则坚持并生存。艺术家也不例外。有的艺术家在创伤中倒下,有的艺术家能战胜创伤。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罗属于后者。

弗里达6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18岁的时候遭受了脊椎和骨盆破裂的重大交通事故,到了晚年又不得不切掉一条腿。她留下的画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自画像,因为她的很多时间都是躺在床上。超过30次的手术,多次的流产,由此引发的后遗症……真是痛苦的人生。如果她像普通人一样,早就崩溃了,但她并非如此。就像题目为《被箭射中的鹿》的画暗示的隐喻一样,她被人生的箭射中后,尽管流了血,但并没有屈服于伤痛和痛苦,捍卫了尊严。鹿(画家)的炯炯眼神就是证据。

40多岁的她在临死之前画的最后一幅画《生命万岁》更是如此。从完整的到切碎的细块,画著各种各样的西瓜的静物画,唤起了与她所体验的黑暗人生完全不同的感情。饥渴的人到这里来吧!就像说著这句话一样,画家拿出西瓜,安抚我们对生活的渴望。在她周围,连晃动的死亡阴影的痕迹都没有,只有向饥渴的人递出的款待。不止如此。下端中央摆放的西瓜红瓤上写著“VIVA LA VIDA”即“生命万岁”。

在即将面临死亡的情况下,是什么促使画家画出款待人生的西瓜呢? 难道这是流著土著血液的画家对墨西哥的爱,对革命和未来的声援? 不管那是什么,在她身上,有著凝视和排除伤口和痛苦、赞美生命的、尼采所说的“力量的意志”。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