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当需要凯恩斯和熊彼特齐心协力的时候

Posted November. 16, 2018 07:47   

Updated November. 16, 2018 07:47

한국어

明年政府财政预算的增加率超过经济增长率预测值的3倍。目前,国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如何使用上述4705000亿韩元税金的的战争。眼下是公务员和国会议员们代替忙碌的国民讨论用钱计划的季节,但让人感觉不太踏实。用作税金的钱本来就是低效率的。并不是因为缺乏为国民着想的公仆意识,而是努力寻找必须用钱之处,却没有什么必需节省开销的奖励。在代理人的眼中,政府预算只不过是别人家的钱。

数年前某地方政府为了上吉尼斯纪录而制造根本不能使用的巨大铁锅,这一浪费税金的事例像传说一样脍炙人口。最近也不难看到这样的事例。为关闭大学空教室的电灯、调节取暖温度的短期工作岗位编制数亿韩元预算的事情曝光后,“我的税金能那么用吗?”市民们愤怒不已。即使从现在开始,我们大家都要追究自己的资金被用到了哪里。

在前所未闻的超级预算案出台时,就出现了不少争论。已故经济学家约翰·凯恩斯被叫了回来。其逻辑并不难。经济进入停滞期的信号到处可见,因此首先增加总需求,使国民口袋里有钱,最终使经济活跃起来。处方就是凯恩斯主张的扩张性财政政策。

但是,哪怕同意多用财政,但该用在哪里,也会因如何看待景气停滞的原因而有所不同。如果目前的状况是因景气循环而造成的,或者是因为短期危机,就应该尽快使用预算,以便直接带动消费。如果像日本那样真的很着急,政府就应该发放现金。“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掉”的凯恩斯名言,正适用于这种情况。这是在警告,在一天都连拖不起的急迫情况下,不要因为只谈论长期问题而犯助长病症的失误。

但归根结底,目前的景气停滞是因为中长期竞争力下降所致。仅从潜在增长率下降的中长期趋势来看,就不难看出这一点。有发表的论文称,诊断发现,过去20年间,韩国经济出现了每5年间下降1%的趋势。通过指标可以确认,革新性尝试消失,以新技术挑战的新企业比重在20年间持续减少。青年人不是去寻找新的机会进行挑战,而是开始沉迷于公务员考试,这也不是最近突然发生的问题。

此时,让人想起的另一个名字是与凯恩斯一时瑜亮的约瑟夫·熊彼特。熊彼特用“创造性毁灭”一词概括了资本主义的增长原理。他发现,随着创新型企业家用新产品和商业模式进行挑战,驱逐旧经济领域、不断新陈代谢的引擎就出现在资本主义的系统内部。如果革新死亡,经济就会停止,只要革新延续,经济就会增长。目前,韩国经济正处于内生性创新引擎正在逐渐冷却的状态。

超级预算总之是凯恩斯式扩张性财政政策的结果。但是,如果经济停滞的原因是缺乏中长期的改革,那么支出至少应该用于提振企业家的革新尝试的方向。在释放资金之前,首先要消除阻碍挑战的规制障碍。

政府要果断消除代替民间工作的预算事业。第一次听说名称的振兴院和中心都在使用税金经营咨询业务,知识服务业几乎到了断根的地步。有些地方自治团体甚至热衷于用税金建立金融事业平台,但这些领域的企业家却只能仰头看天。

相反,还有为了提振革新而需要多花钱的地方。为了革新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需要更多购买挑战性企业创造的商品和服务。为了在创造性毁灭的潮流中被淘汰的企业和人,要制定缓解结构调整冲击的安全阀,还要多用财政来帮助学习社会提前转换职业。

根据凯恩斯的建议,即使大幅增加预算,支出计划也要根据熊彼特的建议,以是否对企业家的挑战做出贡献为标准。关键词是革新指向型财政政策。现在的韩国经济只有凯恩斯和熊彼特齐心协力,才能得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