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金东兖递来的信封

Posted November. 21, 2018 08:12   

Updated November. 21, 2018 08:12

한국어

厚厚的。

2014年7月,下雨的某个星期三下午,政府首尔大楼。笔者因为即将派驻华盛顿当记者,前往打个招呼,时任国务调整室长金东兖递过来一个信封。A4纸大小。“是我的宝贝。回头看看吧。”之后,他讲述了自己在华盛顿工作时经历的各种趣闻。

但是话却听不进去。我很好奇信封里面的东西。考虑到认识的时间不短,似乎包含了之前无法公开的独家资料。请求谅解后拆开了。但是里面是他自己几年来在媒体等上撰写的专栏的复印件。他说:“这不是经济官员,而是普通人金东兖的文章。”除了将自己拍摄的花的照片装在USB里分发给周围的前经营者总协会会长(前总统经济首席秘书)朴炳元外,如此宣传自己的公务员还是第一个。感到既新鲜又惶恐。

阅读后发现,作者实际上在戏剧、文化、教育等多种领域都写了文章。这比政治家出马之前结集出版的随笔集还要高水平。无论如何,我觉得,不能仅仅在“模范”经济公务员的框架内理解他。

之所以想起即将打包走人的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金东兖的这段趣事,是因为他似乎又进入了另一个争论的中央。此次是政治。已经出现了参加2020年国会选举的说法。自由韩国党伸出的橄榄枝非常露骨。郑镇硕议员表示:“2016年新国家党时期曾想请他担任非常对策委员长。”共同民主党也以金东兖副总理的故乡(忠清北道)为中心,声称哪怕是为了对抗也要请入共同民主党。甚至在地区政界,随着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前忠南知事安熙正等接连倒下,甚至有些操之过急的说法认为,金副总理应该挽救一度消亡的“忠清大望论”。

金副总理最近对记者们说:“对政治没有任何心思。”但是在光化门和汝矣岛,几乎没有人会这样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金副总理就像他的专栏信封一样,从公务员的棱镜来看,是个过于复杂的人物。一位高层官员说:“有自恋。说得好听的话,激励力很强。”在因“金&张”而闹得沸沸扬扬时,青瓦台周边人士纷纷表示“金东渊搞自己的政治”,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记者认为,因为两个独特的政治品牌,金副总理会在参与政治问题上苦恼很长时间。

首先是土汤匙品牌。虽然人们听够了经历商高、夜大成为副总理的神话,但这仍然是十分有魅力的故事。现在政界里并没有只要一提起名字就让人想起来的故事种子。只有“继承卢武铉遗业”的文在寅总统一人。

另外一个是“金&张”时期如影随身的革新成长品牌,如果明年经济也不景气,那么今后政界的核心议题很有可能就是关于经济,尤其是收入主导型增长的争议。在野党如果想在2020年的国会选举中提出“收入主导型增长审判论”,没有比站在这一对立点的金副总理更合适的先锋将。相反,从民主党的立场来看,如果聘请金副总理,就可以减少“收入主导型增长风险”。

金副总理是否会投身政治,完全是他的选择。朝野之间说法太多,苦恼不会轻易结束。但如果只想静静旁观的话,最好干脆不要把脚打湿。特别是希望他不要像刚踏入政界20天后就辞职的家乡前辈潘基文前联合国秘书长那样行动。即使不这样,国民们的政治冷嘲热讽已经汹涌澎湃。


李承憲 ddr@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