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年轻人,奋斗吧!

Posted January. 07, 2019 07:28   

Updated January. 07, 2019 08:57

한국어

最近,美国纽约曼哈顿的沙拉餐厅排起了长队。他们都是决心在新的一年里保持健康的人。往日熙熙攘攘的快餐店相对冷清。沙拉餐厅门前的长队会持续多久,还有待观察,但美国人对于健康生活习惯的考虑,似乎不会轻易消失。

几年前开始,纽约流行在新年第一个月禁酒的“1月份戒酒”(Dry January)。2013年,英国非营利组织发起的“公众保健计划”运动,在社交网络上口口相传,并扩散到了美国。据说宣布参与的人多达400万人,是一次相当成功的活动。甚至有人提出要在有很多喝酒机会的年底向“12月份戒酒”发起挑战。

戒酒一个月会发生什么事情? 英国西塞克斯大学教授理查德·皮伯对2018年1月实行“1月份戒酒”的816人进行了6个月后的跟踪调查,结果显示80%的人对饮酒产生了控制力。饮酒次数也从每周4.3次减少到了3.3次。

健康就是红利。调查对象中有58%的人瘦了,54%的人皮肤变好了。71%的人睡眠更好,57%的人注意力更集中,67%的人则表示有了更多的能量。88%的人说节约了钱,在经济方面也算是有所帮助。

这么好,问题是实践。韩国是一个烈酒消费量大、对饮酒宽容的“劝酒社会”。有研究表明,社会文化、经济环境、学历等多种因素对饮酒产生影响。想一想韩国人在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和6·25战争、军事独裁和经济开发时期走过的荆棘之路和辛苦劳动之路,就觉得不难理解。

但在外国人眼里,即使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倒吧!喝吧!”似乎就显得有些奇怪。中东的半岛电视台还播放了一部名为《韩国的宿醉》的纪录片,讲述了年轻男女喝醉酒后踉踉跄跄倒下的韩国社会赤裸裸的饮酒文化。在美国纽约制作韩式烧酒的布兰登·希尔就此提出了疑问:“韩餐是世界上最健康的食物,韩国人患胃癌的很多,也许是因为喝了很多的酒?”

在韩国,用于饮酒的社会费用约10万亿韩元。66.7%的国民害怕在公共场所因他人饮酒而引发的暴力。去年因为酒后驾驶,年轻的尹昌浩牺牲了。虽然制定了强化酒后驾驶处罚的“尹昌浩法”,但现实是,参与制定该法的国会议员和靠人气生存的著名艺人也喝醉酒后手握方向盘。

如果实行每周52小时工作制,追求“回家晚饭的生活”的文化扩散开来,酒精消费自然会减少,但很难期待饮酒文化的划时代改善。《闭嘴禁酒》即使很难成功,但像“1月份戒酒”一样稍微提高一点控制力又如何呢?当摇摇晃晃的醉汉让人觉得奇怪,当孩子们玩耍的公园里不再出现摆开酒席的人时,“戒酒韩国”就会成功。否则,“尹昌浩法”将变得有名无实。

不喝酒就难以成功的韩国式成功法则,现在也该改变了。在美国不沾一滴酒的人也会成为总统。实践“禁酒”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开玩笑地说:“如果喝酒,我还能想象到自己会变得多么糟糕。恐怕是世界上最糟的。”嘴巴不能碰酒的人,哪里只是特朗普总统啊。


朴湧 parky@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