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血型

Posted January. 23, 2019 07:50   

Updated January. 23, 2019 07:50

한국어

人们有时把人生比作四季。嫩芽萌生的春天,绿意盎然的夏天,果实累累的秋天,万物冻结的冬天,都与人生的旅程相似。有些人甚至悲伤地无法收拾那旅程。出生于朝鲜人父亲和乌克兰人母亲之间的俄罗斯歌手维克多·崔就是其中之一。他于1990年去世,年仅28岁。因此,就像讲述他的电影名《莱托》(俄语为《夏日》)一样,他生活在永远的夏天。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有一面悼念他的墙,人们会唱他创作的歌。

他的歌曲是绝妙的紧张的产物。一方面,有人把摇滚音乐视为西方的产物,动用极权主义的暴压要给它戴上嚼子;另一方面,他们也有摇滚音乐所代表的自由主义精神。他的歌曲像披头士乐队的歌一样温柔抒情,在这首歌中,两者发生了争吵和冲突。

比如他的歌曲中属于巅峰之作的《血型》就是这样。这是一首关于阿富汗战争(1979-1989)中军人的歌曲。“袖口上是我的血型 / 袖口上是我的番号 / 为我在战斗中祈求好运”,乍一听,听起来像是上战场雄壮的军人的话,但那很快就被推翻了。“虽然这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 / 但我不想以这一代价来取胜 / 我不想践踏任何人的胸口。”血型这个意味深长的题目也是原因之一。军人在自己身体上带有血型标记,是为了应对需要输血的情况。这意味着战争是以生命为担保的。如此一来,歌曲中蕴含的反战信息就变得更加明确。

这首歌发表时,苏联在阿富汗已经打了9年战争。年轻人的生命被白白浪费了。对极权主义政权感到幻灭的年轻人都为他的歌而狂热。他安慰他们,给他们生活的动力。然而,维克多·崔却突然离开了人世。在人生灿烂的“莱托”(夏日)。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