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莎翁全集结束“阿登版”时代,开启牛津版时代

莎翁全集结束“阿登版”时代,开启牛津版时代

Posted March. 06, 2017 07:09,   

Updated March. 06, 2017 07:17

한국어

莎翁全集结束“阿登版”时代,开启牛津版时代
去年年底由李相燮(音译,下同)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出版,是不可忽视的一桩文化事件。上个世纪60年代由金载男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首次出版的时候,韩国是世界各国中第七个翻译出版其全集的国家。虽然其后又有过若干个新的版本,但只有这一次李相燮翻译的全集才开创了新的局面。

这是因为,一直以来发挥正本作用的“阿登版”时代宣告结束,反映了最新研究成果的“牛津版”时代已经开启。首先是最大程度地体现了莎士比亚原有韵文和韩国语的自然感,韩国语版的莎士比亚全集由此摆脱了坪内逍遥日语版的影响,展现了英语文化的精髓。

读莎士比亚的重要性,还有必要再三强调吗?美国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其著作《西方经典》一书中宣称,莎士比亚的作品是代表欧洲文明整体的经典的核心。布鲁姆称,莎比亚不仅发明了近代人,还发明了近代英语。莎士比亚剧作中登场的众多人物,是此前历史中从未有过的新人类,蕴含了西欧近代人的性格。

哈姆雷特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拥有复杂内心的人物。罗密欧与朱丽叶也是如此。14岁的朱丽叶所说的话,“如果罗密欧爱我的话,我愿改掉我父亲给我的姓氏,”至今读来还让人感到冲击。西方的近代文化,是因为有无数诗人、作家和思想家而逐渐变得成熟。布鲁姆声称,这些人能取得如此高水平的成熟,是因为他们与巨匠莎士比亚进行了竞争。

莎士比亚的作品中,广为人知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麦克白》等几部作品,是人文教育中的必读书目。但是,想要在文化的上全面成熟,这些仍然不够。要深耕土地,就得广耕土地。努力去掌握全貌而不至错漏,是所有大器晚成者的共同资质。期待今后出齐的崔宗哲译本、金正焕译本,同样作为莎士比亚作品的译本,能刺激韩国语和韩国文化,为使之更为繁盛而添砖加瓦。

为此次全集出版而感到最开心又是谁呢?首先想到的是韩国学领域绽放异彩的闵泳奎先生(1915∼2005)。他既是史学家、佛教学者,也是书志学者,以文章优雅品格高雅而闻名。他经常说,“每次寒假通读莎士比亚全集,是人生一大快事。”想来闵先生虽然肯定读过阿登版和逍遥版的莎士比亚,但后学们却能领略韩国语版的好事。不由得想像,每当假期后辈们阅读莎士比亚全集的模样。我们人文学的容器就会那样壮大吧。

庆熙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李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