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反文明的胁迫文明高中事件

Posted March. 08, 2017 07:12,   

Updated March. 08, 2017 07:12

한국어

美国著名的评论员克里斯托弗·希钦斯(1949-2011)将“不取悦于大众”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在《销售慈悲(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in Theory and Practice)》一书中,甚至向世人推崇的特瑞莎修女提出了质疑。他说,1981年特瑞莎修女去海地的时候,赞扬了独裁者杜瓦利埃,还在要求宽恕捐过款的诈骗犯,但对于被诈骗犯欺骗的受害者提出的要求返还诈骗款却毫不做声。

在2001年听取对于特瑞莎谥圣的赞反意见的过程中,希钦斯根据此书,向罗马教廷提交了反对的证据,也就是说,他成了“恶魔的代辨人”。这也是教廷悠久的传统,以免被大多数意见所左右。如果希钦斯出生在韩国,恐怕他早已宣布“搁笔”了。

在我们的社会中,谴责和胁迫持不同想法的人已是常事。文明高中事件便是如此。在全国5566所初高中学校中,庆尚北道庆山市文明高中是唯一一所被指定为将国定教科书作为研究教材的学校,围绕此事,赞反双方发生了冲突。虽然学校根据合法的程序申请成为研究学校,但反对势力却采取了过度的胁迫,使得入学仪式也未能正常举行。全教组(全国教职员劳动组合,即教职员工会)的人员还来到校长室,粗暴地进行抗议,“撤销研究学校指定对策委员会”还举行了烛光集会。在学校方面,由于任课老师表示不能用国定教科书进行授课,不得不招聘暂时代课老师。由于同一财团的文明初中也申请将国定教科书作为辅助教材,如果这一事实被传出去,令人担心这一冲突会不会影响到年幼的中学生们。

国定教科书不可避免地遭受历史教育退步的批评。批评是可以的,但“我绝对是对的,你是错的”的这种武断、践踏多样性的这种方式是问题。作为从事教育的人,有必要想一想约翰·斯图尔特·密尔的话:“即使除了一人之外的全人类都持同一意见,只有这一人持反对意见,人类也没有权利要求这一人保持沉默。”教育如果不尊重民主程序和不同的想法,我们的孩子还能学到什么?想来令人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