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有轻松的周末的生活

Posted March. 11, 2017 07:03,   

Updated March. 11, 2017 07:10

한국어

最近韩国政府出台了为刺激内需而推进“Premium Friday”的计划。这意味着,根据该方案将活用“健全的闲暇文化”,并为了工作和家庭的并进把每月的其中一个周五指定为“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期待通过这样做之后能恢复犹豫不决的消费心理。

 对此,“健全的闲暇文化”究竟是什么,十分耐心寻味。甚至对闲暇的意义也得从多方面进行省察才行。在字典上是这样定义闲暇的,“做完事情后剩下的时间”。具体来说就是“像吃饭和睡觉一样,是摆脱为了维持生命而进行的必要的活动和职业的劳动、必不可少的祭祀活动等带来日常压力的义务性的事情后得到的自由时间。”

 有些人主张所谓休闲应该是“什么都不干的状态”。但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好像很难实践这种情况。亚里士多德不是也说过只有神才能完美享受“静止的快乐”。对人类来说运动才快乐的情况较多。这只要看一下唱歌、跳舞、玩游戏、运动就能明白。

 在现实生活中,闲暇到头来好像就是“善于利用闲暇时间”的问题。虽不是没有任何负担的完全无为的状态,但只有处于最大限度放松的时候,人们才会自觉地想到要把闲暇用于好的地方。也就是说,只有处于放松的状态,才能放弃对自己的执着从而获得自由。当人们放松时,才会从自我中摆脱出来去环顾周围。即摆脱个人的利害得失才能品尝到自由的瞬间。环顾周围才能看见其他人。才能看见平时没有见过的世界。才能看到更博大精深的世界。

 正是由于这一点,才有了人们经常错过的闲暇时间的特别意义,对此自古以来哲学家们一直在苦苦思索。这意味着,只有日常生活中有了闲暇时间,人们才能把视线从“我一个人的生活”转向“共同的生活”。换句话说,人们只有拜托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负担,才会在放松的时候思考“如何才能过的好”。

 这也是16世纪道破理想社会的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中的核心主题。在乌托邦每天只需工作6小时。上午工作三个小时,到中午就吃午餐,午餐后休息两个小时,然后再工作三个小时。此后就有了充分的闲暇时间。乌托邦人们在闲暇时间会干些什么呢? 当然是享受各种游戏。与此同时,他们在“精神自由和教育的涵养”上抽出闲暇时间。通过自由教育的涵养对“共同富裕的生活”进行反省。据说这是在理想国中发生过的事情。这毋庸置疑。但是向着理想而原地踏步不走的话,现实并不会得到改善。

 善用闲暇让我们从个人变为市民。现实政治家本杰明•莱兹说的“文明的教化者”也说的是闲暇的作用在个人成熟至市民方面非常重要。历史追溯圣奥古斯丁所说的“闲暇是神圣的”也是传达“共同的生活”的深刻含义的。

 在Premium Friday和家人一起进行消费活动的行为也会有助于大家庭。更重要的是,为了市民社会的成熟,保障“有轻松的周末的生活”才是根本和持续的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