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虽相异但同放光彩

Posted March. 14, 2017 07:15,   

Updated March. 14, 2017 07:22

한국어

接受罗马天主教和绝对君主赞助的17世纪欧洲的美术,是华丽而立体的。宗教改革之后,美术为了恢复受损的天主教的权威和展示巩固的王权,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十分大胆。

当代的美术家们,都会受到时代美术氛围的巨大影响。西班牙画家弗朗西斯科·德·祖巴兰(1598∼1664)也不例外。他十分尊重17世纪巴洛克美术的强烈感和生动感,同时为了拥有独特的美学个性而努力奋斗,其独立性通过其庄严而沉着的艺术得到了承认。

画家在西班牙马德里走完了一生,但他的艺术活动据点是在贸易城市塞维利亚。在因为与新大陆的贸易而生机勃勃的这个城市里,画家迅速成就了艺术家的名声。他靠的是严肃感而神秘感兼备的宗教画。他以出色的技法,题材广泛地描写了从祈祷和冥想的安静瞬间到奇迹与极端事件的诸多宗教题材。当时的教会和修道院,为那些令人感受到深厚宗教氛围的画作,支付了昂贵的费用,一直请他作画。

作为当代最出色的宗教画家,他并不仅仅用神圣的圣人和特别的修士作为画作的主人公。画家还留下了几幅以柠檬、橘子、水杯和玫瑰等平凡事物为主的静物画。其中一幅画,画的是几个器皿。这些静物画里,也体现了画家固有的严格的结构和克制的表现手法。

在又长又窄的既像是桌子又像是架子的褐色空间里,排放着一排器皿。画作的中间,是高度和色彩不同的水壶和花瓶。画的两端,则是材质和装饰精巧度不一样的酒杯和水壶。画作里的器物,无论是把手还是高矮、甚至于方向,都是各不相同的。但尽管如此,它们在阴暗和柔光之中,都互不冲突地显示着各自伟大的存在感。

这是因为,这些静物都在自己的位子上,与相邻的物品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传递出一份安静与祥和。被安排在画的最边缘部分、无论外形和感觉都酷似的圆形锡碟也给人以安静点。形态和色彩、质感和材料都不同的各种物品,一一排列在那里,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秩序井然。这几天,一直持续着发自不同想法和信念的激烈声音和危险行动,我想从不同的静物一起放光彩的静物画中,寻求一些送走酷寒迎来春天的无声的指教。

韩神大教授 美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