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负面选举的水平

Posted April. 11, 2017 07:13,   

Updated April. 11, 2017 07:24

한국어

负面选举运动是选举过程中如何阻止都会发生的。因为它有效果。1964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林登•约翰逊方面制作了一个选举广告,把在田野里数雏菊叶子的女孩和核武器发射倒计时的画面编辑在一起,在核爆炸的一霎那,女孩也从屏幕上消失。这一广告针对的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贝利•戈德沃特,夸张地攻击他一旦上台就会发生核战争,但确实在约翰逊取得压倒性胜利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安哲秀当选的话,朴智源将成为太上皇,”“文在寅当选的话,将再次出现卢武铉政府,”诸如此类的说法因为仅仅是某种观点,因而是可以的负面选举运动。“安哲秀的女儿要公开财产!”“交出文在寅儿子的志愿表!”等主张是一种检验,应该坚持到疑感得以查清。但是,基于诸如“在参谒大田显忠院时赶走了天安舰遗属”和“数百名新天地信徒入了党”之类的假消息偷偷出现的负面选举行为则令人担心。

▷还有偷鸡不着蚀把米的抹黑行为。攻击安哲秀与黑社会人物一起合影的,就是此类行为。根本无从了解对象是否真的黑社会,而政界人士本来就会和许多无法确定身份的人一起合影。这边攻击说是在世越号前面拍认证照,那边则反唇相讥说难道你们没拍过吗。每天都有这种揭短行为发生,以至于每天早上听到的不是早上好,而是“早上文”和“早上安”这种丑化总统候选人的话。

▷没有一名候选人会自曝其短。如果没有揭对方之短的负面选举,选民们听到的将只能是候选人想传达的信息。因此有政治学学者认为,负面选举行为是必要的。1963年大选中与朴正熙对垒的尹普善,如果没有揭露间谍黄太成在与朴正熙见面后被抓的负面选举行为,选民就不会知道这一事实。如果一定要搞负面选举,希望那是稍微有些信息和观点的负面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