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青瓦台政治教授

Posted May. 13, 2017 07:14,   

Updated May. 13, 2017 07:20

한국어

“当上大学校长后,翻看了以前为写论文而准备的资料卡片,根本想不起来当初为什么会记这些笔记。”这是我当记者跑首尔大学的时候听金钟云校长说的。金校长上个世纪初90年代担任首尔大学校长期间,流露出离开英文学者之路的悔恨。还深切地记得,当时金校长对外界关于首尔大学招进秀才却培养出庸才的批评感到痛心疾首。

▷即便在学校里,长期担任行政工作也很容易疏于研究,因此对政界探头探脑的教授们根本不可能正常进行研究和上课。因此,每当选举季节到来,就会有关于政治教授(polifessor)的批评。即便如此,想和总统选举人搭上线的教授仍有增无减。即使从政失败,也有退身回旋之地,而一旦成功就会“鸿运”当头。在2013年修订国会法后,从第20届国会选举起,想要成为国会议员,需要先行辞去教授职务。竞争总理、长官、青瓦台秘书等任命职,倒是可以先停职再复职。

▷围绕首尔大学法学院教授出身的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出现了关于政治教授的热议。2008年某首尔大学教授出马竞选大国家党国会议员时,他曾经批评,“一名教授成为国会议员,就会有4名教授交还安息年。”当时的批评如今回到了自己身上。就没有因为他停职而交还安息年的教授吗?前自由韩国党总统候选人洪准杓曾摇动毒舌说:“不知道是破国还是曹国,首尔大学教授必须辞职。”但是,也有人对曹国表示声援,说他2002-2012年间的论文被引用次数在法学界排名第一。

▷曹国把“学者政界人士”西崖柳成龙当作典范,为自己的“研究室政治”辩护。他在成为民政首席后,在自己的推特上留下最后的推文说:“虽然会被许多人敲打,但正确的道路会一直走下去。”他还在接受采访时,声称担任民政首席秘书并不是搞政治。曹国曾通过各种著作和讲话,对现实政治指手画脚,流露出亲文(亲文在寅)的倾向,如果能说一句“教授就不能搞政治吗?”,倒是更符合他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