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金琪春和赐药

Posted June. 30, 2017 07:29,   

Updated June. 30, 2017 07:50

한국어

朝鲜的士人精神和日本江户时代的武士精神,都源自于性理学。如果是士人,就需要有接受赐药的勇气,如果是武士,就需要切腹的勇气。因为是士人,所以在忤逆人君的时候,处刑的待遇也不一样,是赐以死药。赐药是刑治上没有的刑罚。平常的农夫不会得到赐药。如果是武士,则不是赐药而是切腹。

前总统秘书室长金琪春因指示制作黑名单的嫌疑正在接受审判。前天,他在法庭上表示:“没什么可审的,如果给我毒酒,我情愿喝下去痛痛快快地将此事做个了结。”这并不是承认嫌疑,他说:“我拥戴的总统遭到弹劾,并被逮捕,如果自己辅佐得更好,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痛感自己的政治责任。”“如果是从前的王朝时代,自己怎么也是个都承旨的官,是可以得到赐药的。”听起来像是不管有罪无罪,只想早点结束这一审判。

他的健康状况并不好,以至于自己说不死在狱中而死在外面是自己的愿望。有关黑名单的事件,是由现任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的都钟焕在担任议员时首次提出来的,但在特检着手之前,人们还没有认识到,这只是值得批判的失政行为,而不是处罚的犯罪。他已是78岁的老人,但现在不管他的血管里是否有支架,还是把他关在监狱里,拉到法庭上追审他的罪责。让人觉得,比起这样,还不如像从前那样“你的罪你自己认”,直接赐予死药更来得人道些。

金前室长一味否认黑名单,看起来并不堂堂正正。听到被称为钻法律空子的泥鳅之后,怎么还能说出要求只赐给士人的死药这样的话来呢?他在儿子遭遇事故陷入脑死状态之后,也没有离开自己的职位。虽然要求留下的一方和同意他留下的一方都是那样让人感到没有人情味,但却分明也是毫无人情的“先公后私”。黑名单事件也并非为了私利,只是在为公的方式上是错误的。难道他只有黑名单的问题吗?其没有向总统忠言直谏,罪过也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