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数字化“化妆师”

Posted July. 05, 2017 07:06,   

Updated July. 05, 2017 07:23

한국어

  翻阅诗人金芝河的回忆录,其中有他在首尔大学上学时被从描绘四君子课堂上赶出来的一段故事。他没有听从老师要求细心描绘兰草叶子的话,一挥而就,结果就发生了上面的故事。但是,金芝河后来一直坚持,“兰草就应该一挥而就。”“挨骂”的原意是“敲更”。“黥刑”是一种在脸上额上刻字的刑罚,又名刺字刑。

 ▷世道变迁,如今纹身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但是,纹身一旦上身,就会留一辈子。即便后来后悔也没有用。刺字型的可怕之处,正在于此。一旦在脸上或胳膊上刻上“小偷”的字样,就不可能再拥有正常的生活。正因如此,古时候,受到黥刑的人都会集居一处。就像西方有“红字”一样,东方的“墨刑”也是一种隔离的标识。大为开放的如今网络时代,有许多人因为“数字化红字”而感到困扰。

 ▷据说,因为企业要招聘的时候要检查入职申请者的网络评价,准备找工作的人都要找数字化化妆师去抹掉可能成为问题的因特网纪录。有报道称,申请美国签证时会被要求提交过去5年间所有社交媒体的用户名,准备留学人员也担心有过会引起怀疑的文章或照片而忙着找人抹销纪录。“因特网世界里没有遗忘”这句话,现代几乎已经成为格言。

 ▷金浩镇代表2008年成立了国内第一家数字化美化企业“圣克鲁斯公司”。他表示,如果有未成年人请求删除网上纪录,他会要求他们提供社会活动10-20小时的确认书。因为他曾经看到过,因为一瞬间错误的判断,导致祼体视频或祼体照片泄漏扩散,使得失去幼小的生命。据他介绍,电话咨询有过很多,但很少签订合同,开业五年来一直是赤字经营,目前国内有20多个企业在经营。韩国雇佣信息院去年预计,数字化化妆师是“5年内上升的新职业”。现在还剩下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