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韩国的博拉斯”大门虽已打开,但离大获成功还差很远

“韩国的博拉斯”大门虽已打开,但离大获成功还差很远

Posted December. 22, 2018 09:26   

Updated December. 22, 2018 09:26

한국어

11日,在斗山队获得自由签约选手(FA)资格的捕手梁义智以4年125亿韩元的合同与NC队签约。虽然原所属球队斗山队也提出了超过100亿韩元的金额,但是梁义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选择了NC队。但在进行多次协商的过程中,梁义智从未与球队进行过直接接触。在斗山队主场首尔和NC队的主场昌原之间来回奔波协商的主人公是梁义智的经纪人、里科体育公司代表李艺朗(音译)。

 李代表还促成了另一个SK队接球手李宰元的合同。6日,李宰元与原所属的SK队与4年69亿韩元的价格完成续约。今年打开FA市场大门的NC队内野手牟昌民(3年最多20亿韩元)的经纪人也是李代表。

 里科体育公司旗下3名自由签约选手的合同总额达214亿韩元。KBO联赛经纪人的手续费上限额是合同金额的5%。以此为标准,里科体育赚取的手续费最高可达10.7亿韩元。李代表为了另一个FA投手卢景银的签约,正在与各球队进行协商。就像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超级经纪人”斯科特•博拉斯(Scott Boras)一样,KBO联赛也迎来了“经纪人时代”吗?

○ 迈出第一步的经纪人制度

 今年是韩国职业棒球引进经纪人制度的元年。韩国棒球委员会(KBO)在去年举行的第3次理事会上决定,从今年开始实施选手代理人(经纪人)制度。虽然在这之前也有几位经纪人帮助选手们签订合同,但是得到KBO和各球队的认可后进行活动还是第一次。

 要想成为经纪人,必须通过职业棒球选手协会(选手协会)的资格考试,得到公认。去年12月的第一次考试中有91人通过,今年7月的第二次考试中有37人通过。据悉,其中50名左右是现任律师。

 经纪人的主要业务是交涉选手合同及签订年薪合同。还可以进行申请调整年薪。此前,选手们每次进行年薪协商时,都要与球队具体负责人面对面进行协商。但现在由经纪人代理这一工作。选手协会事务总长金善雄表示:“因为合同是关系到金钱的敏感问题,所以以前经常出现相互红着脸的尴尬情况。但是引进经纪人制度后,选手和球队各自都可以舒服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由此,选手们可以把合同问题交给经纪人,只专注于运动本身就行。

 获得球棒、手套等棒球用品的赞助也是经纪人的工作。除了球队的转地训练之外,还会联系个别海外训练等场所。几名经纪人还会为选手们安排旅行日程等提供个人便利。

○ 经纪人世界也呈现“贫益贫、富益富”现象

 很多人一提起经纪人就会想起电影《甜心先生Jerry Maguire》中的超级经纪人,但棒球经纪人的世界并不那么容易。

 首先目前韩国国内的经纪人市场不是很大。在超过100人的经纪人考试通过者中,带领“顾客”选手的经纪人只有20人左右。从根本上来说,如果与棒球选手的关系不融洽,就很难胜任工作。目前规定,1名经纪人(包括法人)名下最多可以代理15名选手(每个球队最多3人)。

 像里科体育一样长期投身于棒球界的公司旗下拥有朴炳镐(Nexen)、金炫秀(LG)等所谓的“能赚钱的选手”,但大多数经纪人很难达成大型合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无论多么有法律知识,确保顾客其本身就是很大的障碍。”

 金善雄总长表示:“经纪人的重要业务之一就是带来商业广告。但在韩国目前的情况下,棒球选手的商业广告需求并不大。”代理崔炯宇(KIA)、李带溵(KT)等选手的Sports Intelligence的代表金东旭说:“到目前为止,因选手合约等业务都被限定。但是制度越完善,选手们和经纪公司的发展就会越好。”


李憲宰 uni@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