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缺少韩国的北中‘北韩遗迹’共同发掘调查可能会像东北工程那样会造成对历史的歪曲”

“缺少韩国的北中‘北韩遗迹’共同发掘调查可能会像东北工程那样会造成对历史的歪曲”

Posted August. 02, 2017 07:33,   

Updated August. 02, 2017 08:13

한국어

“缺少韩国的北中‘北韩遗迹’共同发掘调查可能会像东北工程那样会造成对历史的歪曲”
“北-中共同发掘调查稍有不慎可能会像东北工程(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系列研究工程)那样造成对历史的歪曲。这就是韩国考古学界须尽快参与北韩遗迹发掘调查的原因。”

 高丽大学教授崔钟泽(考古学,音译)最近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中国曾以唐朝的形式复原了本国内的高句丽、渤海遗址。”并称,“针对北韩遗址,要比实际更加强调中国文化的作用。”

 随着文在寅政府内部对于重启南北文化交流的期待逐渐增加,韩国考古学会最近决定成立“南北考古学协会”。作为曾发掘阿且山堡垒的中坚学者、曾多次访问北韩的经验丰富的崔教授,正积极主导协会的成立工作。

 此前,南北考古界合力在2004年发掘出开城工业园、2005年平壤高句丽遗址、2006年平壤安鹤宫城等。接着,从2007年开始,国立文化遗产研究所和朝鲜中央历史博物馆进行了开城、高丽、宫城旧址(万月台)的共同挖掘,但去年1月因朝鲜的第4次核试验而中断了。

 由此,形成了中国代替南韩、并与北韩一起主导共同挖掘的局面。实际上,中国延边大学和北韩社会科学院考古学研究所在2010 ~ 2011年期间共同挖掘了平壤南沙里乐浪砖墓,并于2013年共同调查了位于平壤三石区内的湖南里高句丽坟墓。去年,双方共同挖掘了位于黄海道峰山郡千德里的高句丽壁画墓。有人认为,曾主张中国汉武帝设置的乐浪郡不存在于韩半岛之上的北韩,与中国共同挖掘平壤乐浪古墓,这本身就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今后,北韩在加快经济开发的过程中,有可能会破坏考古遗址,这一点也不能忽视。也就是说,在建造建筑物或道路、桥梁等之前,掌握遗迹残留与否并采取保存措施的所谓“抢救发掘工作”是十分必要的,而韩国考古学界可以在这方面帮助他们。实际上,20世纪90年代在平壤城外围地区开发新城市时,曾一次性发现了1000多座乐浪古墓。崔教授说,“随着北韩经济危机的加深,出现了发掘人员不足的状况。发掘机关只有金日成综合大学考古学讲座和社会科学院考古学研究所、朝鲜中央历史博物馆等而已。”

 最重要的是,对于相关的北韩考古资料,没有研究分析,韩国考古学无法正常成立。因为,北韩地区从史前时代开始就一直是文化交流的核心通道。崔教授强调说,“目前我们所拥有的北韩考古学资料几乎处于空白状态。作为必须研究物质资料的考古学来说,这是致命的打击。”

 崔教授把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的高句丽壁画古墓,选为了南北考古学交流的第一个对象。他说,“在平壤和南浦、黄海道一带,有很多尚未发掘出来的高句丽壁画古墓。”



金相雲 sukim@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