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两年前从美西雅图艺术博物馆返还的德宗御宝是仿造品的事实浮出水面

两年前从美西雅图艺术博物馆返还的德宗御宝是仿造品的事实浮出水面

Posted August. 19, 2017 07:13,   

Updated August. 19, 2017 07:51

한국어
两年前从美西雅图艺术博物馆返还的德宗御宝是仿造品的事实浮出水面

2年前从美国返还的德宗御宝是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时期制造的仿造品的事实迟迟露出了水面。文化遗产厅在2015年收回后,认识到其外观上存在着问题,并于去年10月进行了成分分析,当年年末最终确认了其是赝品,并在8个多月时间里隐瞒了这一事实,为此文化遗产厅正遭到外界的抨击。在此之前,文化遗产厅在收回之后曾表示,德宗御宝是成宗为追崇英年早逝的父亲于1471年制作的原本。

 韩国国立古宫博物馆馆长金延寿18日在“重新找回的朝鲜王室的御宝”的特别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通过查阅当时《东亚日报》的报道知道了,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时期的1924年,5件德宗和睿宗御宝失窃的事实。”并称,“成分分析结果确认了德宗御宝等4件的铜含量超过70%、并与15世纪朝鲜时代制作的其他御宝不同的事实,”在15世纪朝鲜时代制作的御宝,其含金量都至少在60%以上。

 1924年的御宝失窃事件,通过当年4月12日《东亚日报》的报道首次公诸于众。在一篇名为“宗庙殿内的意外事变…遗失德睿两朝的御宝”的报道中,这样写道,“盗贼进入了供奉李朝五百年历代国王的祠位的宗庙。”接着还写道,“过去10天的早上一直看守宗庙的职员,在奉审(照看陵所的活儿)的过程中偶然发现锁头扭曲后,急忙向李王职(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负责朝鲜王朝相关事务的机构)长官进行报告。”、“作为责任人的礼式课长李恒九查看一番后,发现摆在德宗和睿宗牌位面前的御宝消失了。” 李恒九是乙巳五贼李完用的二儿子,在李王职担任负责管理御宝的礼式课长一职。此后,钟路警察署负责调查,但却未能找出犯人和御宝。对此,李王职委托朝鲜美术作品制作所制作,并把5件仿造品安置在了宗庙。

 另外,据确认,古宫博物馆已经掌握了2015年3月收回后德宗御宝的外观出现异常的情况。文化遗产厅相关人士解释说,“由于捆绑御宝的结绳又薄又长,再加上龟甲比其他材料更具凸出貌,乌龟的背下面甚至出现了洞口,所以知道了其与15世纪当时的御宝是不同的事实。”

 文化遗产厅方面表示“虽然御宝出现了问题,但这不是根据顺宗的指示安放在了宗庙吗”,主张应将其看作是复制品,而非仿造品。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如果考虑到在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国权的情况下,制造仿造品的主体实际上是总督府,那么与朝鲜王朝时期制作的复制品根本不同。



金相雲 sukim@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