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新年音乐会安可曲的故事

Posted January. 12, 2018 08:07,   

Updated January. 12, 2018 08:31

한국어
新年音乐会安可曲的故事

1日上午11时15分,2018新年音乐会在威尼斯凤凰剧院(又名不死鸟大剧院,Teatro La Fenice)举行。1792年开馆、有着“不死鸟”之意的凤凰剧院,是威尔第的5部歌剧作品举行首演的歌剧圣地。在今年的新年音乐会上,首次由亚洲人来自韩国的郑明勋指挥家负责,受到了世界音乐界的关注。该演出通过意大利国营广播(RAI)现场直播。

 在后半部通过威尔第和普契尼的歌剧精彩场面装饰的节目结束后,安可曲(Encore)演奏了相当于意大利国歌的、选自威尔第歌剧《拿布果》的《希伯来奴隶大合唱》。而且,郑明勋指挥还送上了新年问候,“在世界歌剧的中心意大利,在最美丽的城市和最美的剧场迎接新年,真的是受到了恩赐的有福之人。用最美的音乐面向世界送上新年问候。”在意大利总统和威尼斯市长出席的观众席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大部分国民都知道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安可曲是《拉德茨基进行曲》。该曲子以观众席的听众像军人一样,跟着节拍热烈地鼓掌而闻名。在韩国国内,7日,在KBS电视台播放了由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多•穆蒂指挥的“2018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和往常一样,以《拉德茨基进行曲》结束。但是,郑明勋为什么在凤凰剧院举行的新年音乐会中演奏了《拿布果》,而没有选择《拉德茨基进行曲》呢?

 其理由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起源有关。1939年12月31日,在纳粹德国统治的奥地利维也纳举行了为军人举行的慰问演出。这是维也纳爱乐乐团主办的一种合并庆祝音乐会。团员的一半以上加入了纳粹党,6名犹太人演奏者是以强制收容的方式后加进去的。对纳粹军人来说,相比于莫扎特和贝多芬的严肃的交响曲,极具娱乐性和刺激性的“维也纳华尔兹”显然更为合适。该节目由约翰•施特劳斯二世的华尔兹填补了。具有政治目的的该活动就是每年全世界90个国家4亿人以上观看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开始。

 在18世纪后期萌生的华尔兹,是一种男女在紧贴上半身的情况下旋转并跳舞的轮舞。华尔兹在欧洲全境展开是在1814年到翌年6月为期9个月举行的维也纳会议时期。讨论如何处理拿破仑战争问题的维也纳会议是欧洲主要列强的外交舞台。因200个国家的代表和随行人员的到来,维也纳变成了拥挤而激烈的会客厅,且每晚都变成了舞会。当然副作用也很多。维也纳会议结束后在维也纳诞生了无数的“私生子”。贝多芬在谈及傲慢无礼的华尔兹时愤慨地表示,“这是一种应该丢进垃圾桶的低俗的音乐。”

 1870年统一之前,包括威尼斯在内的意大利北部是奥地利的殖民地。1848年拉德茨基将军率领的奥地利帝国军冷酷无情地镇压了威尔第也曾积极参与的意大利独立运动。血染伦巴第平原的拉德茨基凯旋维也纳时,约翰•施特劳斯一世敬献上的曲子正是《拉德茨基进行曲》。

 因此,在意大利凤凰剧院的新年音乐会中,《拉德茨基进行曲》由于是“过去的敌国”的音乐,因此是被禁止的。意大利国营广播(RAI)现场直播了凤凰剧院的新年音乐会,而没有选择意大利人指挥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因此穆蒂在采访时对RAI大发牢骚,这在意大利引起了争议。我们国家又是怎样的情况?郑明勋指挥的凤凰剧院的历史性新年音乐会在KBS甚至都没有录像转播。几年前,国内代表性交响乐团的新年音乐会安可曲是《拉德茨基进行曲》。对曾经历过外国的侵略的我们国家来说,比起《拉德茨基进行曲》,《希伯来奴隶大合唱》在情绪上应更为合适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