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写有有关韩国的小说的韩裔法国作家—爱丽莎•杜萨平

写有有关韩国的小说的韩裔法国作家—爱丽莎•杜萨平

Posted April. 05, 2018 07:57   

Updated April. 05, 2018 07:57

한국어

阅读法国作家爱丽莎•杜萨平(Elisa Shua Dusapin,26岁)写的小说是一种特别的经验。前年在韩国国内出版的处女作《束草的冬天》(出版社BOOKRECIPE)从故事背景到登场人物都相当的韩国式,因此,很难感受到海外文学的异质感。阅读《用法语写的韩语故事》韩文翻译版的这种奇妙感觉,因为认同感的混乱,隐约可以看出开始创作的韩裔法国作家的复杂的内心。这位作家和韩国读者们以这种“陌生的方式”彼此相遇了。

 上月31日,记者见到了为参加由法国驻韩国大使馆主办的“法语国家组织”庆典而专门访韩的杜萨平。凭借处女作获得罗伯特瓦尔泽奖、法国作家协会新人奖等欧洲权威性文学奖的她,在韩国大田、釜山等地与读者见面,度过了繁忙的日程。

 杜萨平表示,以这样的方式与韩国读者见面是非常特别的经验。杜萨平的目前是韩国人,但从小在法国、瑞士长大的她,虽然能听懂些韩语,但却不会说韩语。当然,在写书的时候她首先想到了法语圈的读者。无法想象能翻译成韩文版的她说:“对于没有距离感很好地表现出韩国文化的评价感到很高兴。”并称,“这是一本打开能进入远远地看的韩国的大门的书。”

“用韩文‘想象’所有的对话,并用法语写。因为虽然她是韩国人,但无法用韩语说话,只能试图用法语来说。如果韩语也能像母语一样熟练的话,好像就不会写了。”

 在最近脱稿的第二部作品中,她也讲述了韩国和韩国人的故事。小说以日本为背景,讲述了韩裔瑞士女性的故事。主人公的祖父母是在日本经营弹子房的旅日侨胞。该书计划于8月份在欧洲率先出版,并翻译成韩文版。杜萨平表示:“我的根在韩国,但在这里我是异邦人,对我来说韩国是遥远的国家。我有一股动员所有一切想表现韩国的热情。”

 或许是这样的缘故,在13岁以后,她每年都要来韩国一次,哪怕只停留很短的时间。每年来的时候,她都会努力像海绵一样吸收所有东西。她笑着说:“韩国非常活跃。无论何时,都很难找到与欧洲不同的地方。”

 杜萨平还喜欢阅读廉想涉、李清俊、李承雨、片惠英等韩国作家的法语翻译书。她表示,特别是通过廉想涉的作品,了解到了自己的祖父母时代的韩国,这真的是一种特殊的经验。对于同时代的韩国作家,她表示:“他们大多讲述在整形手术、尖端技术等法语圈中无法出现的各种主题,这一点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写作的开始是源于自己的认同感苦恼,但动摇的根基和倒塌的境界是现代社会面临的问题。杜萨平表示:“随着文化交流不断增加,地区的界限逐渐瓦解,像游牧民一样流浪生活的人越来越多。我想通过写作摆脱个人的苦恼,并继续对文化复合性进行深入研究。”


朴善熙记者 teller@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