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西村出土的内教印很有可能是明成皇后使用的”

“西村出土的内教印很有可能是明成皇后使用的”

Posted April. 18, 2018 08:09   

Updated April. 18, 2018 08:09

한국어

“在西村出土的内教印(王妃的印章)很有可能是明成皇后使用的。”

 有人分析,最近在首尔钟路区景福宫西侧的挖掘调查现场(通义洞70遗址)中出土,并于16日公开的2颗内教印的使用者或是朝鲜宪宗~高宗时代的王妃。

 研究出土的内教印的大田大学书画文化研究所责任研究员孙焕日(音)如是说:“内教印并不是随着王妃的更换而新制作的,而是代代相传的。”孙研究员曾调查过王室的1500多件印章,是该领域的专家。

 据孙研究员透露,这次出土的内教印,其印(图章的把手、手柄部分)部分雕刻和字体的设计在1900~1907年期间编撰的《宝印符信总数》中的内容几乎一样。《宝印符信总数》是一本介绍大韩帝国皇室的宝印(王室和官厅的印章)和信标的书。书中记载的内教印图案有可能是参考这次出土的内教印后画的。

 据推测,出土的内教印的形状比被推测为大韩帝国时期的国立古宫博物院收藏的2颗内教印略显粗糙,这表明,(此次出土的内教印)是在1897年大韩帝国创立之前使用的。

 内教印的字体是小篆。虽然印在记录1823 ~ 1834年(纯祖23年到24年)在明礼宫中用的物品的《明礼宫捧下册》上的内教印的字体也是小篆,但两者的形状不同。孙研究员表示:“小篆在18世纪后期至19世纪的印章上十分流行。虽然以后需要做更进一步的研究,但至少是宪宗(在位1834 ~ 1849年)时代至1880年代这一时期的王妃使用的印章的可能性很大。”

 挖掘内教印的首都文物研究院(院长吴庆泽)正在出土内教印的民间遗址中,观察过去的宫内府(朝鲜末期,管理王室的官厅)管理等曾活着的史实与出土是否有关。朝鲜末期王室印章由宫内府管理。


趙鍾燁 jjj@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