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要保存好时隔1500年再次确认的百济大通寺旧址”

“要保存好时隔1500年再次确认的百济大通寺旧址”

Posted May. 04, 2018 08:13   

Updated May. 04, 2018 08:13

한국어

“‘大通寺’是可以了解韩半岛寺院名称、建立年代及其场所的最古老寺庙,要好好保存!”

包括百济学会在内的10个考古学和历史学相关学会一齐发声,要求保护好大通寺址。这些学会3日在首尔市钟路区兴寺团总部召开记者招待会,发表了“敦促妥善调查和保护时隔1500年奇迹般出现的百济大通寺的声明”,要求文物厅忠清南道公州市等相关机构制订对策妥善保护旧址。

大通寺呈露实体,是在韩魂文化遗产研究院今年1月起实施的忠南公州市斑竹洞韩屋住宅用地的挖掘调查现场。调查中发现了带有“通”字的部分瓦片。虽然“大”处于破碎状态,但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所发现目前收藏于国立公州博物馆中的“大通”瓦片形状相同。据悉,大通是中国梁武帝时代的527年至529年间使用的年号,大通寺是由百济圣王(523~534年在位)建造的。

当时在大通寺址,出土了只有在诸如扶余王兴寺、庆州皇龙寺等发挥国家寺庙功能的大型寺庙中才能看到的“鸱尾(设于屋脊尾端的装饰性瓦)”和塑造佛像(泥塑佛像)等,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百济历史研究权威卢仲国(音)教授解释说:“这是时隔1500年来首次发现大通寺的实体,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发现,”“这将成为通过大通寺研究来确认引领百济中兴的圣王时期佛教思想和当时首都熊津(公州)的城市结构的宝贵契机。”

问题是目前正在进行挖掘调查的地区将实施大规模的韩屋建设。而且,被推测为大通寺址的附近区域,大部分都是民间住宅,无法进行大规模调查。对此,学界主张,文物厅和地方自治政府等相关机关应积极出面,指定寺址并买入相关土地。百济学会会长权五荣(音,首尔大学国史学科教授)表示:“虽然这次获得挖掘许可的地区为204平方米,但除安全地带之外,实际挖掘面积只有100平方米,因此调查的地方连大通寺推测土地的1%都不到。”“依靠这样的小规模调查,不可能查清大通寺的全貌。”

文物厅上月组建了保存措施评估团,得出了“有必要保存遗址”的结论,但尚未制定具体的计划。文物厅相关人士表示:“将在本月中旬举行的文物委员会审议中讨论相关措施,”“如果被指定为文物保护区,就可以买入土地。”


柳原模 onemore@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