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普利策音乐奖得主、“21世纪的鲍勃-迪伦”肯德里克•拉马尔在首尔举行个人首次访韩演出

普利策音乐奖得主、“21世纪的鲍勃-迪伦”肯德里克•拉马尔在首尔举行个人首次访韩演出

Posted August. 01, 2018 08:25   

Updated August. 01, 2018 08:25

한국어

“Pulitzer Kenny。”晚上8点,在演出开始的同时,大型电子屏幕上出现了上述文句。这句话的意思是“获得普利策音乐奖的肯尼(肯德里克的昵称)”的意思。上个月30日在首尔松坡区蚕室综合运动场辅助体育场举行的美国著名说唱歌手肯德里克•拉马尔(31岁,本名肯德里克•达克沃斯)的首次访韩演出,以如此了不起的SWAG(代表了自我、有腔调、有逼格,是一种自信的心态)开始了。

 拉马尔被誉为“21世纪的鲍勃•迪伦”。他用说唱证明音乐的文学性,并在今年年初,作为嘻哈音乐家首次获得了普利策奖。他在2万名观众面前展示了这一荣誉,火力全开。在鲍勃-迪伦的访韩演出结束后的3天之后,像是愉快地展开了一场体验半个世纪的大众音乐历史的旅行一样。

 拉马尔以一首说明自己的遗传基因上好像进入了什么东西的《DNA》开启了演出。像是轮番拿起狙击枪和散弹枪似的,在节奏的波涛中把装好的单词绚烂地插入最合适的地方,在70分钟的演出时间内共演唱了18首说唱歌曲。

 舞台演出比预想的要来的简单。只是在3个大屏幕上反复投射播放小短片和图片。并没有在过去的3年时间里,他在格莱美和BET颁奖礼中所展现出的宏伟的演出。在囚服上缠绕着锁链越狱或踩在警车上进行说唱表演的戏剧性情节也没有出现。如果不集中于说唱的叙述,多少会感到无聊。

 被誉为继埃米纳姆之后最优秀的说唱歌手的拉马尔,迄今为止已拿到了12座格莱美奖杯。《Good Kid, M.A.A.D City》(2012年)《To Pimp a Butterfly》(2015年)《Damn》(2017年)……每张专辑都以出色的说唱技术和隐秘的歌词来表现美国社会的伪善,得到了高度赞赏。

 拉马尔的歌曲中《Alright》的循环歌词“We gon' be alright(我们将一切安好)”是纪念2015年黑人人权运动的颂歌。这首歌甚至被拿来与引领1950、60年代黑人同等权利运动的《We Shall Overcome》。在当天的舞台上,《Alright》伴随着在银幕上投射出的巨大火焰,响起在体育场上空。火力全开高声呐喊的拉马尔唱出的“我们将一切安好”,实际上是在极力强调“美国社会目前还在燃烧,我们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

 拉马尔在最近的专辑《Damn》和电影《黑豹》原声音乐中,以“孤独的黑人英雄”自居。“没有人为我祈祷”的疾呼,像交响曲的主题旋律一样在许多歌曲中反复出现。

 当天演出的最后一首歌是影片《黑豹》的主题曲《All the Stars》。许多星光隐喻过去时代里的那些黑人英雄。刚好在观众席上有一两个手机手电筒打开后,他鼓励了那些观众。“是啊,那很好。再多打开些。”看着观众席,拉马尔的脑海中会想起谁?在《Backseat Freestyle》中高声呐喊(《Martin had a dream!》)的马丁•路德•金是他们中的一个吗?


林熙允记者 imi@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