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成为名作的习作

Posted September. 20, 2018 07:39   

Updated September. 20, 2018 07:39

한국어

“这是习作吗?”人们在美国纽约现代美术馆看到墙上挂着的亨利·马蒂斯的《舞蹈》时,一般都会这样问。因为他们无法相信,宽4米的巨幅画是一幅习作。女人们手拉手团团转地跳舞,令人联想起韩国中秋节的《强羌水越来》。马蒂斯怎么会画出这么大的舞蹈画习作呢?

1909年,俄罗斯收藏家谢尔盖·施金向马蒂斯订购了两幅以舞蹈和音乐为主题的画作。目的是要装饰自己在莫斯科的住宅的墙壁。马蒂斯来到蒙玛特山的舞厅,观察了舞女们跳舞的场面。回到家后,他哼唱着舞会上听到的音乐,在大型画布上画下了舞女们。画中,远近法完全遭到无视,舞女们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轻盈而扁平。他拒绝使用细腻的表现手法,只使用了三原色,这在当时也是非常破格的。

对马蒂斯来说,表现舞蹈中的生活喜悦和能量非常重要,人物的真实描写反而完全不是考虑的对象。巨大的画布作品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完成。如果不是兴趣盎然、全身心投入,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虽然是习作,但马蒂斯对这幅画非常满意,因此给它取名为《舞蹈1》。订购者拿走的《舞蹈2》中,女性的肤色是强烈的橘黄色,背景颜色也比《舞蹈1》更加鲜明浓厚。事实上,跳舞的女性们此后也继续出现在马蒂斯的其它作品中。赤身裸体的人们在树林或山中度过快乐时光的场面,也是西方人经常想象的乐园。

“舞蹈是人生,也是节奏。”这是非常喜欢舞蹈的马蒂斯的话。舞蹈需要音乐,听到音乐就想跳舞。在所有人都可以手牵手跳舞的和平、令人兴奋的世界,画家马蒂斯想要通过《舞蹈》展现的,正是人间乐园的面貌。 美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