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克服声带结节时隔四年推出《9辑自画像》的说唱艺人张思翼

克服声带结节时隔四年推出《9辑自画像》的说唱艺人张思翼

Posted November. 20, 2018 07:21   

Updated November. 20, 2018 07:21

한국어

“如果人生活到了九十岁的话,那么就相当于棒球比赛还剩2局不到。如果拿足球比赛打比喻,应该就是助理裁判站在边线外举起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的伤停补时时间。那是打起精神最后一搏的时间。迫切的想法浮上心头。”

 韩国著名说唱艺人张思翼(69岁)时隔4年的新作专辑,并将于24、25日在首尔世宗文化会馆大剧院举行名为“自画像七”的演唱会。在首尔钟路区洗剑亭路的住宅见到张某说:“我也到了七年级(七十岁),开始思考时间”,并露出了充满特有的鱼尾纹的笑容。那个笑容看起来有些苦涩又有些甜。

 他计划明年2月末在俄罗斯莫斯科国际音乐堂(Muzyki巨蛋)举行由俄罗斯韩国文化院主办举行的首场单独演唱会(个人音乐会)。演唱会举办地Muzyki巨蛋是俄罗斯代表性的音乐演出场所。张某将在这里最大的演出大厅“斯维特兰诺夫厅”演唱歌曲。虽然该大厅曾举办过韩-俄交流音乐会,但俄罗斯方面把该舞台专门让给一名韩国歌手尚属首次。作为主要举行古典音乐演出的拥有1700席座位的主厅,这里也因摆放着俄罗斯最大的风琴而闻名。张某说:“几首曲子将用俄语进行改编并演唱,并配上韩语歌词字幕。正在构想与四物打击乐、爵士乐进行协奏的爆发性舞台,。”

 他将于明年6月前往加拿大多伦多出演“多伦多爵士乐庆典”。将把包括《野蔷薇花》在内的热门歌曲以当地管弦乐团和爵士风格进行重新编曲并进行协奏。他还计划在当地录音棚录音制作成唱片。

 张某接下来的大长征的出发点是22日即将推出的4年来的首张正规专辑《9辑自画像》。第一首曲子是直接给尹东柱的诗《自画像》配上曲调的《自画像》。这是一首时长7分11秒的大曲。

“在尹先生的诗面前干巴巴地趴了1年半之久。每天都这般那般地打磨旋律,一千次两千次以不同的旋律演唱,才最终完成了该作品。赵廷来先生将写作比喻成监狱,那么我算是被关在音符的监狱中。但这是幸福的监狱。”

 歌曲中秋光一览无余。在许英子的诗《感》上附上了如同哀乐的合唱和宁静的小号;金永郞的诗《哎呦,枫叶满山红咧》中“真美∼真美∼枫叶红喽~”的有意思的南道方言原样成为了旋律。

 张某在住宅2楼工作室精心地泡黄茶。往窗外看能看见北汉山和仁王山山脚。被染成黄色和红色的秋天正在渐渐逝去。“在这个时候,我最喜欢上午10时。”委内瑞拉歌手索莱达德•布拉沃的悲凉的歌曲的音量被开得很大,让人有离开屋子的想法。听着布拉沃的悲凉的音色,张某像喝醉酒的人一样闭上了双眼。

 张某笑着说:“虽然每天照镜子,但我们只看到了它的表面,却无法看到其背后的真正面貌。”“虽然我的一生很惭愧并有许多不足,但就像尹东柱的诗一样,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会怀这样的自己。太阳升起的时候很美,但晚霞更美不是嘛。别看银杏树的花其貌不扬,但还不是气死了枫叶?”

 2年前因声带异常动了手术的他说:“(声带)已经恢复了95%左右。”

“虽然我无法具备弗雷迪•默丘里那样的声音。其像铁柱子一样、聚光灯一样延伸拉长的声音。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有我的声音。呵呵呵。”


林熙允记者 imi@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