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突破2019东亚新春文艺260比1的高竞争率当选的荣誉9人

突破2019东亚新春文艺260比1的高竞争率当选的荣誉9人

Posted January. 01, 2019 07:57   

Updated January. 01, 2019 07:57

한국어

眼泪开始流了出来。 张熙媛(25岁•短篇小说部门,音译下同)为了给在大邱的外婆过生日,在家人全都在场的聚会上听到了当选消息。 在手里拿着手机激动流泪的张某身边,外婆莫名其妙地跟着哭。 不久,外婆意识到张某的眼泪是高兴的泪水,激动得向张某伸出双手,多次鞠躬。 张某微笑着说:“这应该是送给外婆最好的生日礼物吧。”

 2019年《东亚日报》新春文艺征文报名人数比去年增加85人,达到2345人,其中9人品尝到了当选的喜悦。 去年12月26日聚集在首尔钟路区东亚媒体中心的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内心十分喜悦,但也感到肩上的担子很沉重。”

 两个儿子都已经上小学的母亲闵景惠(40岁•童话部门)在孩子的班主任和其他家长参加的“Book Talk”聚会上听到了当选消息。 手瑟瑟发抖,没能马上回家。 怀着这像梦一样的情况会不会是谎言、会不会被打破的心情,在小区里转了好几圈。

 “心开始慢慢平静下来,进屋看镜子才发现被凉风吹得脸都变红了。 但是表情却是‘嘿嘿’地笑着。”(闵景惠)

 闵女士从数年前开始就参加了作品征集大赛,但每次都落选,经常感到沮丧。 每当这时,8岁的小儿子就亲手制作纸质奖章并送上600元奖金。 她笑着说:“多亏儿子们安慰我说‘妈妈的童话最有意思’,我才能坚持到现在。”

 崔相云(34岁•戏曲部门)在小区图书馆阅读美国小说家托马斯•品钦的书时听到了当选消息。 为了接电话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走廊上,在15秒多的时间里他担心“是不是自己的作品出了问题,所以才打电话追究责任”,产生了各种想法。 但接到电话后他挠了挠地板,挣扎于自愧的往昔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掠过。 崔先生说:“听到自己当选的消息,简直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在光州女子商业高中教国语的姜大善(48岁,诗部门)说:“感到了撕心裂肺的喜悦,当时就想朝着运动场大声喊叫‘Haiya’。”

 剧本部门的当选者高智爱(31岁)在读书室担任总务,并在剩下的时间创作文字。 “周围的人都说‘赚钱吧’等,受到了百般折磨,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一听到当选消息,最先说的就是‘我成了!上榜了!’,感到十分自豪。”(高智爱)

 准备了数年文学评论的朴多絮(29岁)因为无期的等待,每当感到疲惫的时候就会提前写好当选感言,重新振作起来。

“如果落选了,本来应该得到安慰的事情也有些担心,连投稿的事情都没有告诉丈夫,所以更加辛苦。 怀着‘写有当选感言的文字总有一天一定会面世’的心情,我独自战胜了茫然。”(朴多絮)

 当选者们还吐露说,不足的文章已经问世,感到惭愧。 就读于首尔艺术大学文艺创作系的成海娜(24岁,中篇小说部门)说:“我觉得这是一个沉重的开始,有些害怕。 现在连同班同学都还没有告诉。”金彩熙(29岁,电影评论部门)也表示:“我认识到拥有只属于自己的看法是多么困难,因此经历了更多的挫折。 以后也会勤学苦练。”专攻国文学但就业不易,曾报名参加计算机程序设计学院的崔仁浩(31岁,诗部门)说:“回过头来看,比起努力生活,在虚度时光的时候文章写得似乎更好。 如果对某些东西满足,怕手中的笔会停下来。 当选后,我会经常自己掏空自己,以免身上有力气。”张熙媛从9岁开始梦想成为作家,她以每天写一篇以上的文章为目标,努力使写作本身成为习惯。 张某说:“今后也要坚持这一姿势,只考虑写作这件事。”

 当选作品可在新年首页和东亚网站新春文艺网站(www.donga.com/docs/sinchoon)上看到。 刚刚迈出第一步的他们,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作家?

“尤利西斯极力劝阻球迷不要亲吻自己的手,并告白说‘用那个手做了很多丢脸的事情’。 我承认自己也是个不足的人,将面对即将到来的所有事情。”(崔仁浩)

“我想写童话,写那种能打动我的小崽子、以及更多的孩子的内心的童话。” (闵景惠)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不贸然做决定、不轻易下判断的作家。” (成海娜)


趙允卿 yunique@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