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国立庆州博物馆决定对光复后从日本人手中没收的2600多件文物展开真伪鉴定

国立庆州博物馆决定对光复后从日本人手中没收的2600多件文物展开真伪鉴定

Posted June. 02, 2017 07:11,   

Updated June. 02, 2017 07:36

한국어

国立庆州博物馆决定对光复后从日本人手中没收的2600多件文物展开真伪鉴定
国立庆州博物馆决定对光复后从日本人那里扣押的2600多件文物展开真伪鉴定。当收藏在庆州博物馆的中国北魏时代的佛像扣押物品是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的仿制品这一情况浮出水面后,博物馆方面决定采取措施。

 国立庆州博物馆馆长俞炳河(音译,下同)1日表示,“将对扣押物品中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民间业者制作的遗物仿制品的数量进行调查。”并称,“还要具体掌握仿制品当时是如何利用的。”据此,博物馆正在讨论与外部专家们一起对全部扣押物品进行调查的方案。

 此前庆州博物馆在光复后扣押的香椎源太郎的收藏品中对该北魏佛像实施成分分析,确认了其是仿制品的事实。庆州博物馆学艺研究员田孝秀在最近发表的《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的文物仿制考察》论文中表示,“据调查显示,在1915年日本考古学家鸟居龙藏在忠清南道洪城郡拍摄的黑白照片中,佛像与庆州博物馆珍藏品有着同样的形态。”在黑白照片中的佛像,当时被居住在洪城的日本审判员所收藏,目前已销声匿迹。

 有趣的是,中国山东省临沭县博物馆内也收藏着相同模样的北魏佛像。再加上这些佛像的光环背面都刻有“公元6年(525年)6月10日生活在北京的鲜京建夫妇敬上一具弥勒佛像。以此来帮助国家和四方的安定,广泛实现万民的希望”这一相同内容的铭文。

 在铭文上写着只制作了一具佛像,但目前已至少发现了3具。田研究员表示,“至少在中国博物馆或黑白照片中的其中一具佛像是仿制品,这点毋庸置疑。”真品的材料就目前而言尚未得到证实。

 与此相关,根据京都帝国大学滨田耕作教授的提议在20世纪20、30年代由日本上野制造厂制作的的遗物仿制品也备受关注。滨田耕作是一名参与韩半岛的古墓发掘的日本考古学者。

 据最近庆州博物馆收到的1913年“考古学相关资料模型图谱”显示,上野制造厂为了实现教育展示等用途,精密仿制了韩国、中国、日本的400件遗物。据显示,其中韩国文物包括高丽时代的仁宗谥册和庆州入室里青铜器在内共有17项53件。

 其制造韩国文物的仿制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田研究员分析认为,这主要是为了损毁韩国历史的独立性和加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史观。就像平壤乐浪墓出土的遗物一样,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的痕迹较重的文物很多都被选为了仿制的对象。实际上模型图谱在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作为教育资料分发给国民学校(现在的小学)的事实已得到确认。



金相雲 sukim@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