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Asgeir带我去冰岛的冰雪之地

Posted July. 20, 2017 07:18,   

Updated July. 20, 2017 07:40

한국어

Asgeir带我去冰岛的冰雪之地
印第安35°、奥斯汀28°、巴黎25°、洛杉矶20°、汉堡18°、斯德哥尔摩16°、雷克雅未克9°…。

 一到想要避开太阳的夏日正午,就会时常驱动智能手机中的天气应用软件。用指尖进行的世界巡演。如果阅览世界各地现在的气温的话,视线将会停留在“斯德哥尔摩16°”、“雷克雅未克9°”上面。

 据说,作为了解外部世界的手段,人类五感中的80%都依存于视觉。其次为听觉。虽然听觉是第二重要的,但并非是极其重要的感觉。听觉是通过与日常完全不同的方式进行刺激的音乐。也许是因为它所造成的想象力和灵感的魔法,所以才会令人如此惊讶。在被常识和倦怠侵占的大脑的无彩色天空中,出现了突然升起紫色极光的奇迹。

 因此,我闭上眼睛不去理睬像要沸腾的、热的灰色建筑物丛,戴上耳机。

“余晖……这夜晚,穿过地球在大海上摇曳的……照亮我的心驱逐内心的阴影。”

 冰岛唱作人Asgeir(照片)把我送到了遥远的异国的冰雪之地。他的歌声很神秘,犹如漂泊纯白的地平线。快速的钢琴分散和声、解开美丽的旋律的神圣的声音。这里形成对比的不完全小节、Polyrhythm、变拍的紧迫的电子音乐节拍、来回于旋律的坐标的的灵魂,此次被说成时间迷宫。Asgeir时隔三年发布的新专辑《Afterglow》从第一首曲子《Afterglow》就达到了顶峰。

 下一首曲子则挑选了乐队诗格洛丝(Sigur Ros)。还是冰岛出身。《Untitled 1》(2002年)非常合适。通过音乐的镜子,进入了位于挪威特罗姆瑟的北极教堂礼拜堂。咔哒,像是打开了电影放映机的开关。被囚禁黑暗的内心洞窟内的所有悲痛与伤感,幡然冲破心房跪倒在祭坛下面。俯视高天窗的彩色玻璃。耀眼的彩虹色像暴雨一样倾泻而下。



林熙允记者 imi@donga.com